萨古鲁:薄伽梵歌
发布日期:2018-11-04 20:08
krishna-arjuna-bhagavad-gita

问:萨古鲁,可以请您解释一下克利希那在《薄伽梵歌》第十二章中所说的“奉爱瑜伽”吗?

萨古鲁:阿尔诸纳问,“那些臣服于你、一直在爱中与你联合的奉爱者,与那些臣服于那永恒的、不可毁灭的未显化存在的人相比,谁更完美?”克利希那说,“那些臣服于我、将自己全部的奉爱倾注于我、全身心永恒地敬拜我的人,我认为他们对我的奉爱是至高无上的。尽管如此,那些信奉那超越感官、无处不在的、未显化维度的人,他们也会达成我。但是,那些倾注于未显化存在的人会面临格外多的苦难,因为对于有物质身的人来说,那条道路是艰难的。你可又知道,阿尔诸纳,那些带着完全的信念全身心沉浸于我,奉爱于我的人,我会使他们从生死的轮回中解脱。”

 

你不能体验到那未显化的维度,你只能对它抱有信仰。然而即使你对那未显化的存有信仰,你还是会很难对它保持强烈的爱和奉爱。相比之下,你更容易将奉爱专注于有形体的存在上。同时,他说,“如果一个人能够保持对那未显化存在的奉爱,他们也能达成我。”当他说“我”,他不是在把自己当作一个个体来说,他指的是那个同时包含显化和未显化的维度。“如果有人走那条路,他们最终也会来到我这里,只是会面临很多苦难,”因为将你的情感倾注于那不存在形体的事物,是件难事。你需要一个形式,一个形体,一个名字—那些你可以与之连接的东西,这样你才能够稳定保持住你的奉爱。

 

这就是生命的实相。我不能确保你明天有早饭吃,但是我可以确保你得到终极的幸福。当涉及内在维度时,我可以完全掌控。而对于外在境况,没人能保证什么 - 每个人都得去奋斗。

 

“对于有形体的人来说,那条道路是艰难的。”意思是,你作为一个有着身体和智力判断的存在,要将自己奉献给那未显化的维度,那么,每一天,你的智力都会怀疑--你能到达什么地方吗,还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而对于一个无形体的生灵,这条道路更有可能性,因为他们不必与他们的智力斗争,他们只是依着自己的倾向。如果他们是倾向追求灵性的,他们会投向那未显化的存在,这并不是他们有意识的选择,而只是基于自身的倾向。因此,对于无形体的生灵——即一个超越五官和智力局限的存在而言,这会是一条更加适合的道路。但对于有形体的人来说,最好能把你的情感倾注于你可以与之连接的事物。那就是为什么他(克里希那)说,专注于他(一个活着的存在),容易达成得多。追寻那未显化的存在,可能只会演变成一场你内在的哲学戏剧,让你不会有丝毫进展。

 

“你可又知道,阿尔诸纳,那些带着完全的信念全身心沉浸于我,奉爱服务于我的人,我会使他们从生死的轮回中解脱。”不是只有克利希那这么说,任何一个达成了悟的人都以不同方式说过同样的话。当人们问我这样的问题,“我可以在这一生达到解脱吗?”我告诉他们,“只要上我的巴士就好。你不必驾驶,你只要坐在巴士上。”但是,你的“小我”也想要开车。很多人坐在后座上还想要开车 - 通常他们只能踩踩刹车。

 

如果你处于某种状态中,最后时刻的解脱不会是问题。问题是你在余下的生命中能活得多么美妙。即使你浑噩地过了一生,只要你处在某种状态中,终极解放也不会是问题 - 除非你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彻底搞砸了。假如到了最后一刻,你还是缺乏必要的觉知,你深陷巨大的愤怒、憎恨、欲望中,生命就会永久地轮回下去。否则,一旦你犯了和我坐在一起的“错误”,当你死时,你将永远死去。这也是他(克利希那)在这里说的。这句话翻译成英语不够准确。他其实是说,“如果至少有那么一刻,你真的全身心沉浸于我,你就会解脱。”

 

他告诉阿尔诸纳,“不要担心战争的结果。你在这里。你必须得战斗。输赢只是由能力和其他因素决定的。你尽管战斗,好好地打就行。如果你赢了,享受王位。如果你死了,反正我会保证你终极的幸福。”再一次,他明确表示,外在的情形他无法保证。但是内在,完全可以保证。但他又说,“我将会保证你不再进入轮回。”我也是这样。我可以保证你不会再轮回,但是我不能保证你明天会有早饭吃。对于一个逻辑的头脑来说,这看起来很荒谬,“如果你可以确保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你不能保障一顿早餐?”这就是生命的实相。我不能确保你明天有早饭吃,但是我可以确保你得到终极的幸福。当涉及内在维度时,我可以完全掌控。而对于外在境况,没人能保证什么 - 每个人都得去奋斗。

 

爱与恩典

萨古鲁

 

文章来源:https://isha.sadhguru.org/global/en/wisdom/article/bhagavad-gita-krishna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