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孩子正常吗?
发布日期:2018-11-03 10:21
32595-20130318_chi_0018-cropped

问:我是个中学教师。我想问问您,怎样才不会误导孩子,怎样去启发他们?我班上一半的学生都在服用利他林(Ritalin,一种抗精神失常药),因为这些孩子都被诊断患有ADD(注意力缺乏症)或者ADHA(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对此,您有没有什么建议?

 

萨古鲁:有这么多五花八门的医生、名目繁多的精神病,我觉得我们已经没有“正常”孩子了。没有一个孩子是“正常”的,因为不管孩子做什么,他们总会被贴上标签。如果他们活泼好动,他们会被贴上“多动”标签---ADHA(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如果他们反应慢一点,也有对应标签。不管他们怎样样,都会被打上一个标签,这个标签将伴随他们一生。有些人跑得快,有些人跛脚,每个人都各不相同---这些都是正常的。人类就是如此。只是因为我们试图把所有人都塞进一个模子里,他们才会看起来反常。

这就像带旅行包上飞机。在机场,会有人拿测量装置检查你的旅行包,看看它尺寸是否合适。如果不合适,有些航班就不让你带这个包上飞机。几乎没有包能符合那个精确的尺寸。我确信只有恐怖分子才有这么合适的旅行包。而正常乘客不会正好带着这么合适的包,因为人们去旅行的时候需要很多东西----他们要带这带那,买这买那,旅行包就被塞得鼓鼓囊囊,所以就会不符合标准。然后,这些人就被判定为反常的人。

你见过完美的芒果树吗?同理,你见过完人吗?除非这些人是机器制造出来的,否则所谓的完美是不存在的。我们对完美的定义太错位了。除非一个人符合所有统一的标准,我们才会认为他们是完美的。我们企图让所有人接受一样的学校教育,人人都该成为医生,成为工程师,成为----对孩子们来说是折磨、煎熬的某种职业。就因为这样,有人才觉得有些孩子患有ADD、ADHD。其实这些被诊断患ADD、ADHD的孩子都能有所成。有些孩子就算平平淡淡什么也不做,他们也能简简单单觉得很快乐。

 

我们无法在朝夕之间改变教育体系。但至少可以不给身边的人贴上标签。

 

你一定得看看森林里的鹿。每天大概八点半,它们会成群结对地来到这儿。它们什么也不做,只是吃草、嬉戏。正在拉车的阉牛看到它们,会说:“这些没用的鹿,一天到晚什么也不做。”能有什么办法呢?大象也什么都不做。它不会嬉戏,而是看到什么就横冲直撞过去。但是这样没问题。这才是这些动物该有的样子。很不幸,我们处于工业化社会---工业化社会里,轮子里要有轮齿。我们的社会不再需要人,只需要能符合我们设计的体系的螺帽螺栓。我们已取得部分成功了,我们现在有很多螺帽了(译者注:这里一语双关,nuts在这里指螺帽同时也有疯子的意思)

就因为这样,所有人都看起来不正常。你认为不正常的那50%的人也许才是正常人。剩下的50%是机器制造批量生产的。我不想一竿子打死一船人,但是很不幸这个社会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我们想的不是生活,而是生产力,所以我们想造能提高产量的机器。

就因为这样,如果一台机器不能产出你认为它本该产出的东西,突然它就显得很不正常。不是所有人都该具备同等能力。有人能走路,有人能爬行,有人能飞翔。这没问题的。为什么我们觉得只有能做这个能做那个的人才是正常人?这种设定是不必要的。给孩子贴上这样那样的标签是一种罪过。孩子根本都还没搞清楚你在玩什么愚蠢游戏,就已经被贴上标签,你用这些标签把他和邻居家孩子比较,他余生都要扛着这个标签度过。

我们无法在朝夕之间改变教育体系,但至少不必给身边的人贴上标签。如果其他人能做的事,你的孩子不能做到,这不要紧,因为你不知道他可能做什么。我给你讲讲这件事吧。有几个从美国来的医生去了迈索尔,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去拜访了我父亲。在我父亲眼里,成功就是必须成为一名医生。他一生的梦想就是做医生,并且他做到了。他希望他的四个孩子也都做医生。但是一个接一个,都让他失望了;我是他最后的希望。我十一二岁的时候,跟他讲:“我是绝不可能做医生的。”所以这些美国来的医生想知道,他们的古鲁在成为古鲁之前是怎样一个人。他们对我父亲说:“请给我们讲讲萨古鲁年轻时候的事吧。”父亲沉思了一会儿,说:“他那时候真的很迟钝。但是现在,他成了个天才。”

 

如果你让他对自己弄不明白的东西感到羞愧,那么他永远不会告诉你他能发现什么……

 

也许你班级里有一半的学生是天才,你全然不知。这些学生与你“A+B=C”的体系格格不入。他们搞不明白这个体系;这个体系在他看来一点都不合情理。A+B为什么等于C?很简单,因为有人这样说。他无法调整自己的头脑来适应这个框架,而你也不知道他的脑袋在思考什么。你不知道他所能看到的东西。如果你让他对自己弄不明白的东西感到羞愧,那么他永远不会告诉你他能发现什么……你不知道你会因此错过什么。也许他能看到没有人看到过的东西。

 

一个人靠天分创造的东西,比通过受教育创造的东西要多得多。那意思是我们不需要教育了吗?不,重点不是这个。我们需要的是,让人的身体和头脑发挥极致的潜能,并拥有必要的平衡去充分运用它们。为了什么?不需要为什么。如果人类能够明智地走路,明智地生活,就已经足够。生命的唯一目的就是生命本身。能从生命所有的维度去体验生命,就是生命的圆满。只有你不盲信学校老师教给你的书本知识、牧师给你的布道、学者给你的讲义、或者经书给你的信条,只有你始终追寻真理,这才能成为可能。

 

爱与恩典

萨古鲁

文章来源:https://isha.sadhguru.org/us/en/wisdom/sadhguru-spot/is-your-child-normal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