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谊——生命的重合
发布日期:2016-04-07 13:24
Isha编者按:在当今社交媒体时代,在世界范围内跟人联系和沟通的可能性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轻轻一摁按钮就能添加好友,通过更新微博可以让好友随时了解你的动态,或者在博客上快速创建关注——联网的方式几乎是无穷无尽的。随着网上“虚拟”好友和关注人数的成倍增加,你是否也曾有过这样的疑问——究竟他们中有多少人是“真正”的朋友?友谊于你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今天,萨古鲁跟我们分享友谊对于他的意义。
                                                      
 
萨古鲁:三、四岁时被送往学校后,我交到了人生中第一个朋友。我和他建立的联结如此深切,对于我来说他超越一切。我依然记得他的名字,而我敢肯定他早把我的名字给忘了。
 
我交过各种各样、成百上千的朋友,他们遍布各地,但这是另一回事。我所说的是与我与真正的朋友建立的联结——我一直认为这种联结是纯粹的。但是经过一段时间,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我发现很少人像我这样看待友谊。大多数人认为友谊依托于环境。你上学的时候,拥有一类朋友。学校毕业后,你就会丢下他们,在大学里结交新朋友。大学毕业后,你会在工作中结交朋友,以此类推。这就是大多数人眼中的友谊。我一直无法以这种方式看待友谊。对此我并不介怀,但这让我更加了解了人类本性。
 
我对友谊从来没有过多的需求,但一旦建立一段友谊,我会把它看作是永久的、绝对纯粹的东西。我也交了一些不错的朋友,但即便是他们,随着人生境遇的改变,他们对友谊的需求和关注点也在不断改变。然而,对于我而言,一切从未改变。
 
大多数人一生中都无法建立深厚的关系,这点虽然不至于让人痛心,但确实让人感到失望。大多数人只能根据自身需求建立关系,而无法超脱于这样的需求之上。大多数人没有为了纯粹的友谊而建立的关系。他们只会在需要的时候建立关系,一旦没有这种需求,他们会结束这段关系。
 
 
我在这方面有点像傻瓜。直至现在,当遇到过去的校友,我还是会以当年与他相识的那种方式对待他。可他已经变了,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他了。也许他们都随着生活不断前行,可我却不一样,我总是有点跳脱于生活之外。这是我珍爱生活的一种方式,所以我一直坚持这种方式,时至今日也未曾改变过。
 
我觉得生活一直待我慷慨之极。我所说的慷慨,并非物质上的东西,而是说,无论我走到哪里,生活总是待我不薄,它总是轻而易举地向我敞开大门。生命的进程总是愿意向我揭开全部秘密,这很可能是因为我与周围万物总能建立联结。即使跟无生命的事物相处,我也会跟它建立某种关系。
 
比如说,如果想想迈索尔对我意味着什么,我发现自己跟那个地方有着深切的联系,仅仅是因为我主要是在那里长大的。我不是像一般人那样满怀深情或感伤地看待那个地方。而是我感到与那片土地、树木、山川及其周围一切事物深深相应。在过去三十年中太多的事物已改变,但今天我仍然可以在迈索尔看到自己曾走过的许多地方,看到自己对事物的深刻洞察,想起在无数地方提出的无数个问题。迈索尔与我建立了一种极其特殊的联结,正是这种联结使我开始了一定程度的内在探索。
 
对我而言,迈索尔意味着成万上亿的问题,同时也意味着惊人的答案。友谊对我来说有着同样的意味。那些与他人分享的瞬间,并不仅限于情感的分享——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没有跟任何人有情感牵连——而是有意无意之中,那些分享的时刻就是以某种方式融为一体的时刻。我从不认为分享就是“给”与“取”,我一直觉得分享是两个生命的相互重合。我从不认为友谊是有利可图或有用的事情,或有助于你更好地生活等类似的东西。
 
即使是今天,当我在世界各地旅行并结识不同的人时,我不与他们社交,不会记下他们的电话号码,也不会试着联系他们。但在与他们一起相处的短暂时光里,我会跟他们分享很深层的东西,他们中的很多人也跟我作出同样的分享。然而,我所理解的那种分享是永恒的过程,而我察觉到大多数把它看作是转瞬即逝的过程。
 
可能我关于友谊的看法早已过时,或者我不太清楚这种看法是否入时过。可能会有点傻,可能有点不合社会常识。然而我认为,从生命的角度来看,我与任何人或事物(无论是一棵树、我坐过的一个地方、一片土地、一块岩石或者是一个人)建立深厚联结的能力正如一把钥匙,它通过各种方式为我开启生命和自然的全新维度。
 
因此,对我来说,友谊不是有利可图的交易或“给”与“取”,而是生命的某种重合。

爱与恩典

萨古鲁

 

 
 
文章来源:http://isha.sadhguru.org/blog/lifestyle/relationships/friendship-an-overlapping-of-life/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