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山的诱惑
发布日期:2016-07-17 19:17
萨古鲁:“为艺术而艺术”“为美而美”“为爱而爱”这些跟占有欲有什么关系呢?“为艺术而艺术”是艺术家敬奉自己工作的方式。注意到了吗?街边的工人为了果腹而工作。如果你跟他说,为工作而工作,不要考虑工钱和饮食,他会说怎么可能,他们会笑话你。艺术家所做的事情可能不是为了挣钱或果腹,但他们在从中追求乐趣,不是吗?这是他们感受快乐的方式。他们做艺术,因为那是他们的快乐,因为那是他所知道的在他人生中唯一的乐趣所在。你如果让他停下来,他会发疯。你若要惩罚一个艺术家,不用把他关进监狱,只要把他工具拿走,让他别再做这行,就等于让他去死。
 

因此,他们不是“为艺术而艺术”,而是“为生命而艺术”,不是吗?同样的道理适用于所有事。人们在某种程度上不愿以生命原本的样子去看它。他们想把生命粉饰得更斑斓些。因为只有极少数的人以生命原本的样子去品尝它。简单的基本的生活是不够的,你要在许多方面粉饰它。真不幸啊。你试图粉饰生命,就意味着你在发出一个确切的声明:造物主是个傻瓜;他做的不够好;你得再加点什么让它更美好。但这不是事实。造物主太伟大了。如果你愿意融入它,哪怕一刻,你会惊觉没有必要做任何多余的事情。仅仅是坐在这里,就已经是完美了。

说到底,只有人类尚有需要下功夫的地方。对于其他生命,你其实没什么可做的,不是吗?如果有任何需要下功夫的,任何需要做的工作,只因为那些“残破不全”的人类。其他所有的存在都只是完美、全然的以自己原本的样子存在着,不是吗?只有那些残缺的人类,我们需要对他们修修补补,或者把他们彻底拆掉,让他们看到除了这个(译者注:身体)以外还有其他东西。人们在做着他们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他们无法安静地坐下来,这就是全部的原因。请仔细得看看,如果这星球上真有什么需要修补的地方,都只与人类有关。对于其余的生命,我们没什么需要做的,因为一切都已经很好了。

这两件事没什么实质性联系,但是你提到了占有欲。为什么你想要去占有某个人或某个东西呢?因为这是你知道的能将对方融为自己的一部分的唯一方式。你的占有欲也是瑜伽。瑜伽意味着与万物合一。你那种也是瑜伽,只不过是一种十分愚蠢的瑜伽,因为那是种痛苦的瑜伽。并且它永远只能是一种不完整的瑜伽,令人沮丧的瑜伽,因为你永远无法占有所有事物。你或许能拥有一点这个、一点那个,但这之后你会感到沮丧,因为这世上还有更多你没拥有的东西,并且永远会是如此。这是傻瓜瑜伽,它永远无法达到自己的目标。
 

你需要学着去容纳一切来作为自己的一部分,而不需要去占有它们。看,就如同享受喜马拉雅山的景色,我需要写张纸给你说这是你的喜马拉雅山,只是你的喜马拉雅山吗?这很蠢,不是吗?但这就是你在生活中所寻求的。若要享受任何事,首先它得是属于自己的,不是吗?连爱一个孩子,前提都得是属于自己的孩子。去验证DNA,然后医生告诉你这是你的亲生孩子,仅是源于你的基因,而不是别人的。你无法享受事情的本身,你仅有的一点点快乐源于“某个东西属于自己”。甚至属于你的东西,如果它也属于所有人,你就无法享受它。这是一种扭曲的心理,一种疾病,不是吗?必须是属于自己,并且专属自己,这样你才能享受它。

或者你的享受建立在拥有别人没有的东西这种感觉上。这真是种病,不是吗?你唯一的乐趣在于拥有别人没有的东西,这难道不是种病吗?不幸的是,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有这种心理疾病。他们穿衣服,必须不能撞衫。如果大家都在穿,就不喜欢这件衣服了。他们建房子,必须是独一无二的,只有这样才能住得开心。这不是愉悦,这只是疾病,需要治疗。不幸的是,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需要治疗。这真的很让人悲哀,但这就是事实。让我们享受这精神病院吧,不然还能做什么呢?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我们必须跟那些精神失常的疯子共处。

人们问我,:“为何你没有任何需求,却像个疯子一样四处奔走?为何你四处奔波做着这一切?”因为我想活。我受够了跟傻瓜活在一起。我希望看到周围至少有几位活生生的人,他们能够只为了生命本身而活着。只是纯粹活着就已经足够了,他们不需要做多余的任何事。我想跟这样的人在一起。

就像我曾说的,我来到喜马拉雅的原因之一,就是这是世上唯一一个我走在路上,人们一眼就能认出我是谁的地方。不管我穿什么衣服。他们立刻就认出了我,向我点头示意。就是这样。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我都没有遇到这样的人,这很难得。这是唯一我遇到不少这样的人的地方。这种感觉就像回家了一样。
 
文章来源: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