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谈圣湖--玛旁雍措
发布日期:2018-02-02 09:32
萨古鲁: 从小,我就听过很多关于夜叉、迦纳和提婆的故事,他们从某个地方冒出来,带走这个公主,跟那个人结为夫妻,发生了这个,发生了那个——所有这些故事,我都很喜欢,很欣赏,当时我心里并不相信这些故事。这些故事我虽然一个字都不相信,但是我从各种各样的地方收集了很多这样的故事,因为我喜欢这些故事。我喜欢这些故事中的想象。但是当我去到玛旁雍错湖,第一次,我看到了那些我从来不相信的的事情就发生在我眼前。慢慢的,我开始想知道所有那些故事是否可能是真的。这让我感到自己有点蠢,因为我已经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个直言不讳的古鲁——我逻辑很强,没人能在我的逻辑中找到漏洞。但是现在,如果我把我看到的说出来,尤其是在玛旁雍错这个地方,我是冒着毁坏自己声誉的危险。那会让我看起来像个愚蠢的UFO爱好者。
 
在印度的梵文经文中有很多关于彼世之人来到玛旁雍错湖的文献记载,这些人和当地居民,以及很多其他事物都有接触。我一直认为这些都是夸张的想象,而非事实。 印度人擅长讲故事。我们有地球上最大的故事。没有哪个故事能像《谟哈巴拉特》(Mahabharat)那样——这个故事如此详细复杂,一个故事中套着另一个故事,一个套一个……没有止境。因此我只是欣赏这个故事中印度人讲故事的天分,而不是把它看做事实。我从来没想过这些可能都是事实。但是当你环顾全世界,每个地方都流传着相似的故事。《圣经》明显地也在讲着相似的故事,尤其是希腊文化中流传的故事是那么相似,连故事人物的名字听起来都相似……从梨俱吠陀时期,我们就在讲述着骑星者,从星星上来的人,还有星际飞船的故事。在梵语经文中另一种常见的故事就是关于天上的人,或者天行者——他们对乡土社会的奉 献,他们是如何在地球上穿行——太多太多故事了。在两河流域的苏美尔文化中,还有在阿拉伯文化和非洲北部的文化中,都有用相似的词语讲述的相似的故事。在南美洲也有及其相似的故事。我们不知道在北美洲流传过什么样的故事,因为北美洲的这些文化已经被完全抹去了。我听到过这么多类似的故事,但是我那时候认为它们都是人类国度丰富的想象力的结果。
 
 
玛旁雍错湖是古特提斯海(Tethys Sea)的残留部分。曾经是海的地方,现在在海拔14,900英尺的地方。经过千万年,那里的水已经变成了淡水,但是根据在那里的考古发现,证明这个湖仍然保留着海洋的特点。这里有另一种生命……这些年来我经常去到玛旁雍错湖。现在,它还是在强烈地吸引着我去到它身边。不幸的是,我每次在那里停留的时间非常短,还有一大群人一起,他们由于自身的不适,还有因为寒冷、缺氧等问题,他们不能保持专注。但是虽然我们只是一点点的投入,我们都以各种不方的方式收获到了一些东西。

正如我曾多次说到过的,在灵性方面我是完全靠自己领悟的,我不知道任何经文,不懂任何教义。我所知道的一切,就是这个生命(指向他自己)从起源到终结的全部。了悟了这个生命,你就相应地了悟了其他任何一种生命的本质。

我们在玛旁雍错湖中看到了生命,但是这并非我们所理解的生命的存在方式。我们理解的生命基本因素,使得生命要么就是与众不同的个体,要么就在生命之间互相连结之后失去了它的个性。那也就是我们的灵性修行的基础。这种生命,要么有意识,要么就是无意识的。但是我在玛旁雍错湖看到的生命摆脱了这些因素限制。这里的生命是个体,同时互相融合在一起。它看起来是无意识的,随意流动,但是它其实是非常有意识的。尤其是这一次,我100%地确定——这些生命是非常非常有意识的,比大多数人都要有意识,但是这些生命同时让自己自在移动,就好像它们是自动化的。要解释关于这些生命的事实及其困难,因为我们没有能够表述这些的语言,因为这些生命的存在是超越于基本逻辑之外的。

在玛旁雍错,这些生命有很多的交汇流动。尤其是在凌晨02:30到03:45之间,他们非常活跃。分秒不差地,他们在02:30开始,在03:45结束。我们知道在瑜伽体系中03:40到03:45这段时间是Brahma Muhurtham, 即醒来的时间。在Isha中心,我们很多禁欲修行者(brahmacharis)都是在那个时间醒来,开始做灵性练习。我从15岁开始,就会在凌晨03:45醒来至少几分钟,不管我在哪里,在世界哪个地方,在哪个时区,都是这样。我自己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在玛旁雍错湖,在03:45,这种活动就结束了, 仿佛是定好的时间一样。关于这点,我虽然不是每件事都搞清楚了,但是至少比2年前要清楚得多了。

每一种关于Shiva(湿婆)的描述都暗示着他其实不属于这个星球。实际上,在湿婆经中,他是被称为夜叉斯瓦如皮(yaksha-swaroopi)。那就意味着他不是来自地球的人。

尤其是这一次,玛旁雍错湖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向我揭示了它的另一个维度。一些修行之人会得到指示,去到喜马拉雅山脉和西藏的一些地方,见某些始终在那个地方指引他们的人,如今这看来可能只是一种宗教信仰或仪式,但是在很多文化中,几千年来这都是始终存在的。印度瑜伽士始终在这样做,佛教徒也会这样做,他们去到喜马拉雅山脉,去见他们前世的上师。中亚国家的其他秘传团体世代以来都在这样做。中东地区的德鲁士(Druze)始终信任他们来自喜马拉雅山脉的上师,也会不间断地做这类的旅行。
 
 
这个地方在很多方面都是灵性修行的宝地。修行这门深奥神秘的科学就是以多种不同方式从这个地方发展出来。过去800到900年间,人口结构已经发生了改变,但是本质上,印度这个国家基本的神始终是Shiva(湿婆)。大家都知道,为湿婆修建的庙宇成千上万,而关于他的故事则更多,但是没有一个故事讲到了他的童年。他没有父母。他不是谁所生——那是我们文化中的既定事实。湿婆来自另一个空间。湿婆的朋友们,那些环绕他周围的加纳,总是被描述成妖精和恶魔,扭曲癫狂的人。陪伴他的总是那些看来并非人类的生命。人类崇拜他,但是常伴他左右的,从来都不是人类。他没有变老过,没有墓穴。有些故事反反复复地讲到,没有一个女人能为他生下孩子。萨缇(Sati)和帕尔瓦蒂(Parvathi)都没能为他生下过孩子。

他的两个孩子是用谭崔身体( tantric body)制造出来的。你知道,象头神(Ganesha )是怎么用檀香创造而来,孔雀明王(Subramanya)或者穆鲁甘(Murugan)或者塞建陀( Skanda)——我们用不同的名字来称呼他——是怎么样从六个仙女( apsara)的子宫中出生的。 仙女是不属于地球的。有一个完整的讲述着这生自六个子宫的六个身体是怎么融合为一个身体的故事。每一种关于湿婆的描述都暗示着他其实不属于这个星球。实际上,在湿婆经中,他是被称为夜叉斯瓦如皮(yaksha-swaroopi)。那就意味着他不是来自地球的人。我从来没想过这些故事可能是真的,但是来到玛旁雍错湖之后,目睹了并体验了在这个地方发生的一切之后,这一切故事都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实相,这让我此时此刻内心颤栗不已。
 

这一次我们来到这里,玛旁雍错湖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同的实相。在这里,正发生着一些难以难以描述的事。在这个湖下,有一个空间,那里正发生着一些超越于我们的逻辑想象之外的事,这些事至今仍未被破解。那是一个巨大的洞穴,其中各种各样的生命在活动着,其中有些是我们了解的生命形式,而大部分是我们不了解的。不管他们做什么,他们用的基本材料就是蓝色的电,这种材料让这里成为了一个神圣空间。不用我告诉你,你也知道在印度文化中,在描述每一个重要的神的时候,他们的身体都是蓝色的。任何一个走上瑜伽修行之路,做过某种灵性练习的人,他的气质自然就转变成了蓝色,电光蓝。很难用语言描述我在玛旁雍错湖看到的一切,因为不可能用逻辑来解释。我看到的是生命,但是并非用我们已经了解的方式。
 
文章来源: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