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谈论虔信、导师和修行之路
发布日期:2016-04-06 18:13
Isha编者按:前往冈仁波齐峰途中,萨古鲁与一位求知者展开亲密对话,回答了其寻根究底的问题——在灵修之路上何以需要虔信和导师?
                                                      
提问者:萨古鲁,有时候我感觉到自己很虔诚,可其他时候自我的意愿又会突然冒出来。鉴于此,我是否可以认定自己是个虔信者呢?
 
萨古鲁: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体验过虔诚的瞬间、爱的瞬间、欢乐的瞬间、幸福的瞬间。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是你的根本品质。片刻的虔诚不能使你成为虔信者,只有当奉爱虔诚成为你最根本的品质,你才是一名虔信者。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存在着奉爱的因子,问题在于他们是否将其全然放大,直至变成他们人生中的主导力量、指引之光。
 
提问者:如果是这样的话,会不会有这样一个人,他是你的弟子却并非你的虔信者?
 
萨古鲁: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很多人一开始是以好奇的求知者或调查者的身份来到这里。然后,他们感觉在这里能有所收获,于是他们便成了学生。如果他们所学的东西开始以某种方式转化他们的人生,他们便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弟子。当学习、转化等等变得无关紧要,当你人生完全只专注于一点,那么你就成为了一个虔信者。
 
提问者:可是萨古鲁,我能否只是通过你传授的练习来完成灵修之路,而不成为虔信者或者把一切都交给上师?
 
萨古鲁:虔诚不一定要针对某一个人。虔诚是一种存在方式。如果你人生中的每分每秒都在修行之路上,从未间断,那么你就是虔信者。你不需要对某个特定的人或物虔诚。你成为一个虔信者,是因为虔诚奉爱是你的品质。
 
提问者:也就是说,如果有人受到你的开启,但他/她仅仅笃信于修行,而非虔信于你,这样的个人,那么他/她也是虔信者?
 
萨古鲁:所谓的导师与修行之路并无区别。前者以人的形象表现,后者不是,但两者是同一事物。如果有所区别,那他们就不是好东西了。
 
提问者:萨古鲁,你曾说过你已在灵修之路上探索三生,都没有导师作为指引。
 
萨古鲁:我没有实现终极,因为我对修行之路和导师加以区分。这么做,可能你的肺部会更强健,可能你会被赋予许多能力,你也可能变成超人。但只要你对路途和导师加以区分,那最重要的事情仍然不会发生。就我而言,我区分二者是因为我在这样的传统下成长——这种传统向来认为真正终极的东西唯有通过湿婆(Shiva)才能发生,其他任何人类都不可能使得终极实相在你身上发生。因此,接受另一个人作为导师是绝不可能的。
 
当我的导师来了,终极实相实现了,虽然在我的体验里我百分之百地肯定我找到了,我还是有点疑问为什么湿婆没有出现。就在那一刻,我的导师以湿婆的形式呈现了。我的那个渴望多么孩子气,但导师迎合这样的渴望,以湿婆的形象出现了。
 
提问者:求道者需要一个拟人化的导师吗?过去不是存在诸如Akka MahadeviAllama Mahaprabhu等湿婆派圣人,还有其他人——这些圣人没有导师但信奉湿婆或其他神,并且仍然开悟了吗?
 
萨古鲁:我认为,应该说湿婆是他们的虔信者才对。另外,你不能说他们没有导师,因为他们是全身心地拥抱湿婆,湿婆对于他们而言是活生生的力量。
 
提问者:湿婆对你而言不也是活生生的力量吗?
 
萨古鲁:的确。否则我不可能走得这么远。我的导师实际上并没有真的推我向前。他只是轻轻地敲了一下我,因为我已在边缘坐等了太长时间。
 
提问者:所以,作为虔信者,我可以信奉灵修之路本身,但没有必要拥有一个以肉身、人类形式出现的导师?
 
萨古鲁:修行之路就是导师、导师就是修行之路——二者并无区别。我们的错误在于将二者区分。一旦你划分二者,那么事情就会变得过于复杂。
                                                      
 
文章来源:http://isha.sadhguru.org/blog/sadhguru/masters-words/devotion-guru-and-path/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