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值得为女性主义和女性权利而战吗?
发布日期:2018-09-30 21:14
6402.webp

 

这个问题是在此次“青年与真理”运动中,萨古鲁与卡梅尔山学院的学生们对话时,学生向萨古鲁提问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萨古鲁是如何回答的,请观看视频与阅读下面的文章。

 

Sadhguru(萨古鲁):看,平等的机会对于所有人类来说都有意义,你甚至都不应该去考虑性别。“女性应该拥有权利”,我不喜欢这种说法。所有的人类都应该拥有平等的机会,他们应该选择他们想做什么。一个男人想要做什么,一个女人想要做什么,这是个人的选择。

 

看,这就是问题所在。当出现问题的时候,人们对其作出反应,他们认为可以通过反转一切来纠正问题。反转不是解决办法,反应不是解决办法。你处于反应状态中所做的事总会产生某种不公,会让事情从一种不公走向另一种不公。这涉及很多方面 。但女性主义——如果这是你从美国那儿借鉴来的。大多数女性主义者——他们过得并不好,他们不停地高谈阔论,而到头来他们的人生却无比空虚,不是因为没有男人。你不需要男人——那……那是你的选择,好吗?但问题是,持续处于一种反应的状态,不会为一个人带来幸福。

 

男女是同一个物种,我们不应该忘记这点。他们并不是两个物种,这是一个物种。这一物种被创造成这样:他们必须……他们只能共同存在,没有其它可能。问题是,你对异性的需求有多大。或者你对其毫无需求,那取决于个人选择。但本质上,两者没有什么优劣之分。

 

再次强调,为什么有男尊女卑,或者说在许多社会男性占主导地位,主要是因为我们让经济成为了最重要的东西,钱是唯一有价值的。这么一来,养家糊口的人才是唯一有价值的。让我告诉大家,我母亲一辈子没赚过一分钱,她也不在乎那个,但你能够想象这个家……你能想象这个家没有她会是什么样?有半点可能么?如果有人想,“哦,她分文不挣,那她一定是个奴隶”,“她是个家庭主妇”,“她一直干活,没人付她工资”。这都只是些愚蠢的胡扯,好吗?

 

因为钱已经变成了最有价值的东西……如今在这个镇上,如果你说“来了个大人物”,那不是指他有一个壮硕的身躯——我们不再重视那个了,那也不是指他有一个智慧的头脑,或者一颗宽厚的心,或者其它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不!他有的就是鼓鼓囊囊的口袋。所以,这点必须在社会中被改变。如果钱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男性就是唯一有价值的。我希望你们能明白这点。今天,以女性主义的名义,很不幸地,许多女人都迫切地想要变得像男人一样。在印度还没有那么严重,如果你看看,英美和其它地方的商业区,我为这些女人感到难过,她们时时刻刻都必须处于某种状态。

 

如今在西方国家做个女人太难了。那曾经看起来像是自由,你会看到,要当个女人简直太难了。因为她必须总是踩着四英寸的高跟鞋保持平衡,她必须穿成那样,而且她必须像男人一样背着那些包。所有重的东西,包和电脑。一会儿去这,一会儿去那。只是做着男人做的那些愚蠢的事,而这只是为了“能比一个男人多挣几个子儿。无论对男人还是女人,这都只是一种愚蠢的构筑生活的方式。而对一个女人来说,这会导致更多的痛苦。

 

今天,过了四十岁,或者四十五岁,42%的美国女性都在服用抗抑郁药之类的东西。这不是个好指标。这没显示出女性主义有用,不是吗?要解决这个问题,你生命的重中之重应该是你的意识。为什么是意识……看,当我们坐在这里,你的身体是你的身体,我的身体是我的身体,百分百的。现在你很小心地做着判断,同意或不同意我说的话,因为你的头脑是你的头脑,我的头脑是我的头脑。是吧?

 

但对于生命来说,没有你的生命、我的生命之分,只有生命。这是个活着的宇宙,你捕捉到了一点生命,我捕捉到了一点生命,别人捕捉到了一点生命。如果你把意识当成自己生命的重中之重,所有那些歧视、偏见、胡扯,你的身体不会和你或任何人作对,你的头脑不会和你或任何人作对,你的情绪不会和你或任何人作对。因为是你的身份认同决定着你头脑的运作方式,不是吗?

 

现在,这种女性主义源于"我认同自己是一个女人"。不,生理上,你是个女人。那没问题。50%的人口应该是女性,永远都该如此,那是好的。你在某种层面上认同自己是个女人,但其实,你的身份不需要100%和你的女性身体有关,因为那意味着我们认同于身体部位。如果我们必须认同于身体部位的话,为什么选择生殖器官呢,至少选择大脑吧。

 

爱与恩典

萨古鲁

 

文章来源:youtu.be/7iVdaH6nIH4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