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想不到的入侵者

萨古鲁:在我整个生命中,我从没想过赚钱谋生。我亲爱的父亲过去常常很头痛,“这个男孩从来不害怕生命。他是怎么了?”我就感叹着,“我在想拥有恐惧是个问题,但现在没有恐惧却是个问题!”按照规定,我应当一名医生,因为我的父亲是一名医生。但是在我十岁的时候,我告诉他,“有一件事我不会去做,那就是我不会成为一名医生。”

在我的生命中,我从来不去找工作。我走在森林之中,挖一些东西食用,但我从不去找工作。”他问我,“为什么?你工作的问题是什么?”我告诉他,“我不打算坐在办公桌赚钱谋生。我从来不会去做那样的事情。如果有必要,我会走进森林中。我知道在森林中该如何生活。”我已经在森林中生活了。我吃蜂蜜,白蚁,这个或那个—我能够应付自如。因为有足够的森林可以让我呆在那里。

即使是一只只有你头脑百万分之一大小的蚂蚁,也能够谋生。人类拥有这么大的头脑,问题又是什么呢?谋生对人类意识来说,是一件琐碎的事,但不幸的是,整个人性都倾注着所有的能量和智慧在谋生上面。所有人类的天分都被扼杀于死亡中,仅仅是因为每个人都在思考,“我该如何谋生?”

并不是你不应该谋生,而是你不需要将全部的人类意识倾注于其中。

如果你只是谋生,谋生,谋生,然后死去。所有你得到的就只是个骨灰缸。而且有可能是个代价昂贵的骨灰缸。

如果你恰当地掌控你的身体、思想和能量,一天工作4个小时,你就能够过上体面的生活。

你必须能够看到,今生你能做到的最好的事情是什么。我的父亲认为我完全不负责任,但是我并不是不负责任。我在追求生命。我想知道生命是什么。我追求我的爱好。无论我坐在哪,我想知道那是什么。我总是那样练习着。

谋生与骨灰缸

萨古鲁:在我整个生命中,我从没想过赚钱谋生。我亲爱的父亲过去常常很头痛,“这个男孩从来不害怕生命。他是怎么了?”我就感叹着,“我在想拥有恐惧是个问题,但现在没有恐惧却是个问题!”按照规定,我应当一名医生,因为我的父亲是一名医生。但是在我十岁的时候,我告诉他,“有一件事我不会去做,那就是我不会成为一名医生。”
在我的生命中,我从来不去找工作。我走在森林之中,挖一些东西食用,但我从不去找工作。”他问我,“为什么?你工作的问题是什么?”我告诉他,“我不打算坐在办公桌赚钱谋生。我从来不会去做那样的事情。如果有必要,我会走进森林中。我知道在森林中该如何生活。”我已经在森林中生活了。我吃蜂蜜,白蚁,这个或那个—我能够应付自如。因为有足够的森林可以让我呆在那里。
即使是一只只有你头脑百万分之一大小的蚂蚁,也能够谋生。人类拥有这么大的头脑,问题又是什么呢?谋生对人类意识来说,是一件琐碎的事,但不幸的是,整个人性都倾注着所有的能量和智慧在谋生上面。所有人类的天分都被扼杀于死亡中,仅仅是因为每个人都在思考,“我该如何谋生?”
并不是你不应该谋生,而是你不需要将全部的人类意识倾注于其中。
如果你只是谋生,谋生,谋生,然后死去。所有你得到的就只是个骨灰缸。而且有可能是个代价昂贵的骨灰缸。
如果你恰当地掌控你的身体、思想和能量,一天工作4个小时,你就能够过上体面的生活。
你必须能够看到,今生你能做到的最好的事情是什么。我的父亲认为我完全不负责任,但是我并不是不负责任。我在追求生命。我想知道生命是什么。我追求我的爱好。无论我坐在哪,我想知道那是什么。我总是那样练习着。

椰子树

萨古鲁:有一段时间,我从事过建筑业。但是过了一阵子,那些就不再吸引我,因为从我的童年时候起,森林、野生动物和山峰的神秘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有时会驾驶滑翔机,所有我想到的是一处有斜坡的地方。
我寻找一处真正人烟稀少的地方。我发现了一片农场,离迈索尔32公里。我买下了这块地,因为我想种椰子树。那是一处半森林的美丽的地方,但是很干燥,所以没人会想要在这里开垦农业。所以,当我说到我打算在这里种椰子树时,他们都认为我疯了。
这片土地上长满了小白菊,这是一种具有侵入性质的野草。这对于这片土地而言,是个很大的问题。人们雇佣很多的劳动力来根除这些野草。但我认为这恰恰是个很好的机会。我让这些小白菊成长到一个点,正要结籽,然后我让人剪下所有这些小白菊,而不是连根拔起。剪断比连根拔起更容易,我想让这些灌木在此生长,因为它们非常好的护根物。
我挖了5英尺宽5英尺长的坑用来种树。这是件好笑的事情,因为每个人通常都是挖3英尺宽3英尺长的坑来种椰子树。每天我做一些新的事情,而这些村民就会看着我做这些在他们眼中是很愚蠢的事。
我将这些剪掉的小白菊覆盖在我的椰子坑里。人们觉得我疯了,让这些杂草生长在我的土地上。但因为这些是护根植物,我不需要为我的树木浇灌太多水,泥土就总是保持着湿润。
在我种下了我的那些椰子树之后,我无法连接到电子水泵,因为我的农场比较偏远。所以我到了当地的陶艺店,定制了370个陶制的高壶。然后我在每个壶上面都挖了个小洞,然后塞满一些干草在洞里,所以水一滴一滴地往下滴。我只是让这些水滴来灌溉树木,而这些水量对所有这些覆盖物是足够的。在那之前,我在村庄里一个大笑话,但是那之后,他们慢慢地看到我的椰子树长得非常的好。
我决定在我的土地上挖一口井。通常,根据传统思维,你必须在低于地面的地方挖井。而我选择在最高的部位挖井,因为我看着这个地面的布局和岩石的构造,不知怎么地,我感觉到那里有水。
人们只是看着他们这块土地,评判着哪个高哪个低。但是如果你看这块领域更大的布局,我的土地大部分还是处于低地势的。所以,如果我挖掘水资源,我可以让它溢出来,并轻松地流遍我的土地。
如果我在农场地势低的地方做这件事,我就需要抽水,建一个水库,并创建一个分流的系统及各种的事情。所以,我开始挖井,并在地下18英尺的地方找到了水源。
所有的这些事情都被视为奇迹,因为人们不相信我所做的所有这些“愚蠢”的事情能够运转成功。

意想不到的入侵者

萨古鲁:有一段时间,我从事过建筑业。但是过了一阵子,那些就不再吸引我,因为从我的童年时候起,森林、野生动物和山峰的神秘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有时会驾驶滑翔机,所有我想到的是一处有斜坡的地方。

我寻找一处真正人烟稀少的地方。我发现了一片农场,离迈索尔32公里。我买下了这块地,因为我想种椰子树。那是一处半森林的美丽的地方,但是很干燥,所以没人会想要在这里开垦农业。所以,当我说到我打算在这里种椰子树时,他们都认为我疯了。

这片土地上长满了小白菊,这是一种具有侵入性质的野草。这对于这片土地而言,是个很大的问题。人们雇佣很多的劳动力来根除这些野草。但我认为这恰恰是个很好的机会。我让这些小白菊成长到一个点,正要结籽,然后我让人剪下所有这些小白菊,而不是连根拔起。剪断比连根拔起更容易,我想让这些灌木在此生长,因为它们非常好的护根物。

我挖了5英尺宽5英尺长的坑用来种树。这是件好笑的事情,因为每个人通常都是挖3英尺宽3英尺长的坑来种椰子树。每天我做一些新的事情,而这些村民就会看着我做这些在他们眼中是很愚蠢的事。

我将这些剪掉的小白菊覆盖在我的椰子坑里。人们觉得我疯了,让这些杂草生长在我的土地上。但因为这些是护根植物,我不需要为我的树木浇灌太多水,泥土就总是保持着湿润。

在我种下了我的那些椰子树之后,我无法连接到电子水泵,因为我的农场比较偏远。所以我到了当地的陶艺店,定制了370个陶制的高壶。然后我在每个壶上面都挖了个小洞,然后塞满一些干草在洞里,所以水一滴一滴地往下滴。我只是让这些水滴来灌溉树木,而这些水量对所有这些覆盖物是足够的。在那之前,我在村庄里一个大笑话,但是那之后,他们慢慢地看到我的椰子树长得非常的好。

我决定在我的土地上挖一口井。通常,根据传统思维,你必须在低于地面的地方挖井。而我选择在最高的部位挖井,因为我看着这个地面的布局和岩石的构造,不知怎么地,我感觉到那里有水。

人们只是看着他们这块土地,评判着哪个高哪个低。但是如果你看这块领域更大的布局,我的土地大部分还是处于低地势的。所以,如果我挖掘水资源,我可以让它溢出来,并轻松地流遍我的土地。

如果我在农场地势低的地方做这件事,我就需要抽水,建一个水库,并创建一个分流的系统及各种的事情。所以,我开始挖井,并在地下18英尺的地方找到了水源。

所有的这些事情都被视为奇迹,因为人们不相信我所做的所有这些“愚蠢”的事情能够运转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