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蚂蚁共进早餐  |  与蚂蚁共进早餐  |  意想不到的入侵者

与蚂蚁共进早餐

萨古鲁:我的曾祖母过去常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带着几碟早餐,去喂给周围所有的动物—蚂蚁,麻雀,松鼠,老鼠…甚至在她开始吃之前,她就会把至少四分之三的早餐分给这些动物。当她给这些动物分食物时,她会和它们说话—有时候是口头上的对话,有时候不是。所以,很多人认为她太不正常,但我并不这么觉得。某种程度上,她的这一点非常吸引我,因为她仅仅就是在那里和他们在一起。这对我来说很正常—当你和人们在交流时,她正在和它们交流。这对于她来说很正常。她的做法对孩童时的我来说,是非常习以为常的—“是的,她在那样做。”

有很多次,她并没有吃东西。当有人问她为什么,她说,“我和蚂蚁一起吃过了”。

她喂养了这些动物,感觉饱了,这对她来说是真实的。那不是情绪上的回答。这对她来说很真实。到后面,当我开始经历每个很细微的事情,我才明白,她所做的一切,对我的影响有多么的大。

与蚂蚁共进早餐 | 与蚂蚁共进早餐 | 意想不到的入侵者

与蚂蚁共进早餐

萨古鲁:我的曾祖母过去常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带着几碟早餐,去喂给周围所有的动物—蚂蚁,麻雀,松鼠,老鼠…甚至在她开始吃之前,她就会把至少四分之三的早餐分给这些动物。当她给这些动物分食物时,她会和它们说话—有时候是口头上的对话,有时候不是。所以,很多人认为她太不正常,但我并不这么觉得。某种程度上,她的这一点非常吸引我,因为她仅仅就是在那里和他们在一起。这对我来说很正常—当你和人们在交流时,她正在和它们交流。这对于她来说很正常。她的做法对孩童时的我来说,是非常习以为常的—“是的,她在那样做。”
有很多次,她并没有吃东西。当有人问她为什么,她说,“我和蚂蚁一起吃过了”。
她喂养了这些动物,感觉饱了,这对她来说是真实的。那不是情绪上的回答。这对她来说很真实。到后面,当我开始经历每个很细微的事情,我才明白,她所做的一切,对我的影响有多么的大。

屋顶上的巨蜥

萨古鲁: 我的房子通常总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生物。不久之前,一只年幼的巨蜥爬了进来,这只巨蜥很小,就呆在走廊的屋顶瓦片上。在花园里,它被保护得很好,因为这里面没有食肉动物,并且它是一只最大的家伙。它开始吃鸟、麻雀和蛇,并度过了一段惬意的时光。一段时间过后,它的体型变得非常的大,现在几乎有四英尺长。

这些天,他经常露宿,这样是没问题的,否则他会不断地打碎这些瓦片,因为它太大了。只要它呆在走廊,就没问题。但是如果它爬到屋顶上,当它移动时,就会毁坏一些瓦片,雨水就会开始渗入屋内。但是我们不想驱赶它,因为我是一个外来的居住者,它是当地居民。根据我的财富观,我是外来居住者,他是当地居民,所以他比我更权利呆在这里。

根据我的财富观,我是外来居住者,他是当地居民,所以他比我更权力呆在这里。

所以,我修了房顶的瓦片,至少让它不会进到屋子,可以呆在外面的走廊。

屋顶上的巨蜥

萨古鲁: 我的房子通常总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生物。不久之前,一只年幼的巨蜥爬了进来,这只巨蜥很小,就呆在走廊的屋顶瓦片上。在花园里,它被保护得很好,因为这里面没有食肉动物,并且它是一只最大的家伙。它开始吃鸟、麻雀和蛇,并度过了一段惬意的时光。一段时间过后,它的体型变得非常的大,现在几乎有四英尺长。
这些天,他经常露宿,这样是没问题的,否则他会不断地打碎这些瓦片,因为它太大了。只要它呆在走廊,就没问题。但是如果它爬到屋顶上,当它移动时,就会毁坏一些瓦片,雨水就会开始渗入屋内。但是我们不想驱赶它,因为我是一个外来的居住者,它是当地居民。根据我的财富观,我是外来居住者,他是当地居民,所以他比我更权利呆在这里。
根据我的财富观,我是外来居住者,他是当地居民,所以他比我更权力呆在这里。所以,我修了房顶的瓦片,至少让它不会进到屋子,可以呆在外面的走廊。

意想不到的入侵者

萨古鲁:在房子周围有很多树,特别是水果树。我们没有去摘水果,因为我们有足够的水果可以吃,所以我们将这些树上的水果留给鸟儿、松鼠或其他的动物。因为有太多的食物,所以它们不断地繁衍。当季节到来时,突然之间你发现一大群的松鼠宝宝在到处跑。通常,大部分时间我会在外面旅游,而不在房间里。有一天,当我回来时,我发现这些松鼠溜进我的卧室。我的房间有一扇很大的窗户,上面的网已经被修好,但是这些家伙很是机灵。如果它们发现了其中最小的破洞,它们就会把它撑开。

我看到一些活跃的松鼠在我的卧室里造窝。我同意了,因为它们总是想方设法进到这里,所以我就让它们完成这个想法然后离开。

因为这个受保护的环境里,没有食肉动物或其他威胁,所有的这些小松鼠都健康地成长了。但是,现在这些“女婿”想要建另一间房子,它们选择了我卧室的书橱。这些女婿和女儿开始在我的卧室里大肆地破坏。早上4:30分,它们就会探头尖叫,因为它们想要出去,让我打开门。我让这一切发生着,毕竟你又能够做什么?然后,另一个家伙,或许是它们的叔叔建了另一个房子—因为这个真实的住所是如此的便宜和良好!整个卧室充满着它们的声音“cheek,cheek,cheek”,持续整个晚上。后来,它们对我的书充满兴趣。不幸的是,它们不知道如何阅读,他们需要吸收全部!它们开始真正地“阅读”了我所有的书。它们在我的房间到处跑,肆无忌惮地在楼梯跳上跳下,进出自如。

有次我外出旅游回来,当我走进卧室,这些家伙仅仅是陌生地看着我,上下打量我,充满疑问地想“这个家伙是谁”?

如果你仔细观察松鼠,它们会在它们脸上展现所有表情。它们打量着我,看着这个走进来的家伙是谁!然后,我想这个让松鼠在这里筑窝的事情,已经超出我的预料了。于是,我封了所有它们能够进入的洞,并把这些松鼠都赶了出去。

那天晚上,我回到卧室,打开卧室的灯。墙上有个小裂缝。我看见有两只小松鼠,探出它们的头,并坐着那里,因为它们的爸爸妈妈并没有出现。我无法忘记那个场景。所以,我用一些食物让它们上钩,并抓住了它们。但是,将它们安放在什么地方?它们还太小。所以,我在外面设了圈套,抓住了比较老的松鼠。我不知道这两只是松鼠的叔叔阿姨还是父母。它们试图回到那个特别的区域,所以肯定是父母。我将它们统统放在一个小盒子里,让它们呆了几个小时,那之后,我把它们放回到森林。

意想不到的入侵者

萨古鲁:在房子周围有很多树,特别是水果树。我们没有去摘水果,因为我们有足够的水果可以吃,所以我们将这些树上的水果留给鸟儿、松鼠或其他的动物。因为有太多的食物,所以它们不断地繁衍。当季节到来时,突然之间你发现一大群的松鼠宝宝在到处跑。通常,大部分时间我会在外面旅游,而不在房间里。有一天,当我回来时,我发现这些松鼠溜进我的卧室。我的房间有一扇很大的窗户,上面的网已经被修好,但是这些家伙很是机灵。如果它们发现了其中最小的破洞,它们就会把它撑开。
我看到一些活跃的松鼠在我的卧室里造窝。我同意了,因为它们总是想方设法进到这里,所以我就让它们完成这个想法然后离开。
因为这个受保护的环境里,没有食肉动物或其他威胁,所有的这些小松鼠都健康地成长了。但是,现在这些“女婿”想要建另一间房子,它们选择了我卧室的书橱。这些女婿和女儿开始在我的卧室里大肆地破坏。早上4:30分,它们就会探头尖叫,因为它们想要出去,让我打开门。我让这一切发生着,毕竟你又能够做什么?然后,另一个家伙,或许是它们的叔叔建了另一个房子—因为这个真实的住所是如此的便宜和良好!整个卧室充满着它们的声音“cheek,cheek,cheek”,持续整个晚上。后来,它们对我的书充满兴趣。不幸的是,它们不知道如何阅读,他们需要吸收全部!它们开始真正地“阅读”了我所有的书。它们在我的房间到处跑,肆无忌惮地在楼梯跳上跳下,进出自如。
有次我外出旅游回来,当我走进卧室,这些家伙仅仅是陌生地看着我,上下打量我,充满疑问地想“这个家伙是谁”?
如果你仔细观察松鼠,它们会在它们脸上展现所有表情。它们打量着我,看着这个走进来的家伙是谁!然后,我想这个让松鼠在这里筑窝的事情,已经超出我的预料了。于是,我封了所有它们能够进入的洞,并把这些松鼠都赶了出去。
那天晚上,我回到卧室,打开卧室的灯。墙上有个小裂缝。我看见有两只小松鼠,探出它们的头,并坐着那里,因为它们的爸爸妈妈并没有出现。我无法忘记那个场景。所以,我用一些食物让它们上钩,并抓住了它们。但是,将它们安放在什么地方?它们还太小。所以,我在外面设了圈套,抓住了比较老的松鼠。我不知道这两只是松鼠的叔叔阿姨还是父母。它们试图回到那个特别的区域,所以肯定是父母。我将它们统统放在一个小盒子里,让它们呆了几个小时,那之后,我把它们放回到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