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萨古鲁对每个人来说,意味着很多—古鲁,神秘家,瑜伽士,朋友,顾问,诗人,建筑师……很多面向,很多维度。但是他也是一位父亲和丈夫。
在他灵性开悟的两年之后,他遇见他的妻子Vijaykumari,亲切地称呼为Vijji。他们第一次在Mysore相见,萨古鲁也被邀请到那里。后来他们有一段简洁而真挚的信件往来。1984年,他们在吉祥殊胜的大湿婆之夜结为连理。萨古鲁的瑜伽课程安排十分忙碌,他的课程遍布南印度。Vijji在银行工作,经常陪伴他骑行摩托车,但她有空时就在课程上参加志愿服务。
1990年,萨古鲁和 Vijji有了一个女儿Radhe。“Vijji 非常渴望一个孩子,”萨古鲁说。“她觉得母亲的身份,是每个女人生命中至关重要的经历。事实上,当我仅仅是19岁的时候,我没有任何倾向或想法想组建一个家庭,我碰巧遇到一间 由J. Krishnamurthy创立的学校Rishi 山谷学校(Rishi Valley)。我心想,‘如果我有了个孩子’—我觉得‘她’–‘她’必须要去这间学校。”
Radhe还没出生的5年前,我和Vijji 碰巧去到了Kalakshetra(经典印度舞蹈的最好学校之一),当我们看到这点,我们说, “如果我们有了个女儿,她必须要去Kalakshetra学校”。那之后,我就从没有再想过这件事。现在,Radhe来到Rishi山谷学校8年了,在Kalakshetra待了4年,现在她成为了一名舞蹈家。”
随着时间推移,萨古鲁将他的精力集中于迪阿纳灵伽的建设。Vijji决定一旦灵伽建成,她就离开她的身体。她说她想在一个特别的月圆之夜离开,并且开始在着手这件事。我试图告诉她,“现在还没有必要,再等一段时间。”但是她说,“现在,我的生命无论是外在还是内在都是完美的,现在这个时间是适合我的,我不知道是否还会有另一个这么合适的时间为我到来。”
因为某种原因,我们在那个时候无法完成这个圣化。所以,在那个月圆之夜,她和一群人坐在那里冥想。八分钟之后,她离开了,没有任何的努力,脸上绽放着美妙的笑容。她身体到达了健康的巅峰,仅仅33岁。对身体不带任何损伤的离开身体,做到这点是很不容易的。仅仅是离开你的身体,就像你丢下你的衣服并离开,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当一个人到达生命中的这一点,当他觉得他需要的一切都已圆满,生命中没有其它想要体验的,他会圆满地离开他的身体。如果有任何的挣扎或受伤,那就是自杀。没有挣扎时,当一个人就像是走出一间房间那样离开,这就是摩诃三摩地。
一旦一个人像这样离开,那个人就不再存在。当一个人死了,你说他们不在了,但这不是真的。他们只是不以一种你能感知到的方式存在,仅此而已。但是一旦一个人带着完全的意识和觉知离开这副身体,不带任何伤害地解脱这副身体,这个人就是真正地不存在了。
所有这些寻道者,摩诃三摩地是最高的目标—修行(sadhana)的极点,消融在神性之中。
 

家庭

萨古鲁对每个人来说,意味着很多—古鲁,神秘家,瑜伽士,朋友,顾问,诗人,建筑师……很多面向,很多维度。但是他也是一位父亲和丈夫。

在他灵性开悟的两年之后,他遇见他的妻子Vijaykumari,亲切地称呼为Vijji。他们第一次在Mysore相见,萨古鲁也被邀请到那里。后来他们有一段简洁而真挚的信件往来。1984年,他们在吉祥殊胜的大湿婆之夜结为连理。萨古鲁的瑜伽课程安排十分忙碌,他的课程遍布南印度。Vijji在银行工作,经常陪伴他骑行摩托车,但她有空时就在课程上参加志愿服务。

1990年,萨古鲁和 Vijji有了一个女儿Radhe。“Vijji 非常渴望一个孩子,”萨古鲁说。“她觉得母亲的身份,是每个女人生命中至关重要的经历。事实上,当我仅仅是19岁的时候,我没有任何倾向或想法想组建一个家庭,我碰巧遇到一间 由J. Krishnamurthy创立的学校Rishi 山谷学校(Rishi Valley)。我心想,‘如果我有了个孩子’—我觉得‘她’–‘她’必须要去这间学校。”

Radhe还没出生的5年前,我和Vijji 碰巧去到了Kalakshetra(经典印度舞蹈的最好学校之一),当我们看到这点,我们说, “如果我们有了个女儿,她必须要去Kalakshetra学校”。那之后,我就从没有再想过这件事。现在,Radhe来到Rishi山谷学校8年了,在Kalakshetra待了4年,现在她成为了一名舞蹈家。”

随着时间推移,萨古鲁将他的精力集中于迪阿纳灵伽的建设。Vijji决定一旦灵伽建成,她就离开她的身体。她说她想在一个特别的月圆之夜离开,并且开始在着手这件事。我试图告诉她,“现在还没有必要,再等一段时间。”但是她说,“现在,我的生命无论是外在还是内在都是完美的,现在这个时间是适合我的,我不知道是否还会有另一个这么合适的时间为我到来。”

因为某种原因,我们在那个时候无法完成这个圣化。所以,在那个月圆之夜,她和一群人坐在那里冥想。八分钟之后,她离开了,没有任何的努力,脸上绽放着美妙的笑容。她身体到达了健康的巅峰,仅仅33岁。对身体不带任何损伤的离开身体,做到这点是很不容易的。仅仅是离开你的身体,就像你丢下你的衣服并离开,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当一个人到达生命中的这一点,当他觉得他需要的一切都已圆满,生命中没有其它想要体验的,他会圆满地离开他的身体。如果有任何的挣扎或受伤,那就是自杀。没有挣扎时,当一个人就像是走出一间房间那样离开,这就是摩诃三摩地。

一旦一个人像这样离开,那个人就不再存在。当一个人死了,你说他们不在了,但这不是真的。他们只是不以一种你能感知到的方式存在,仅此而已。但是一旦一个人带着完全的意识和觉知离开这副身体,不带任何伤害地解脱这副身体,这个人就是真正地不存在了。

所有这些寻道者,摩诃三摩地是最高的目标—修行(sadhana)的极点,消融在神性之中。

一个“女魔鬼”

一个“女魔鬼”

萨古鲁:当我还是一个小男孩时,有一个我很喜欢的人,那就是我的曾祖母。她活到了113岁,被视为女魔鬼。人们说,不是她对其他人做了什么恶事,而是因为她笑起来像个恶魔。
她活到了113岁,并被视为撒旦女人。人们说,不是她对其他人做了什么恶事,而是因为她笑起来像个恶魔。
她一笑起来,整条街都会回荡。她那一年代的女人并不赞成她笑成那个样子。他们认为应该控制自己的笑容。但是这个女人却是尽情的笑,整个镇上的人都知道。
所以她获得了这个称号,因为她笑起来像个男人,人们就想她肯定是个魔鬼!在很多方面,她都被视为是个太奇怪的人,因为她总做着其他人认为是疯狂的事情。随后我意识到她在那个年纪所做的事情的重要性,我仅仅是很喜欢她所做的一切,并深深地沉迷于此。
当我很年轻时,我看到奶奶呈现出很多不同的状态。我问她,“你怎么了?”她会大笑起来,并说“有一天你会明白的”,然后仅仅是笑着。

萨古鲁:当我还是一个小男孩时,有一个我很喜欢的人,那就是我的曾祖母。她活到了113岁,被视为女魔鬼。人们说,不是她对其他人做了什么恶事,而是因为她笑起来像个恶魔。

她活到了113岁,并被视为撒旦女人。人们说,不是她对其他人做了什么恶事,而是因为她笑起来像个恶魔。

她一笑起来,整条街都会回荡。她那一年代的女人并不赞成她笑成那个样子。他们认为应该控制自己的笑容。但是这个女人却是尽情的笑,整个镇上的人都知道。

所以她获得了这个称号,因为她笑起来像个男人,人们就想她肯定是个魔鬼!在很多方面,她都被视为是个太奇怪的人,因为她总做着其他人认为是疯狂的事情。随后我意识到她在那个年纪所做的事情的重要性,我仅仅是很喜欢她所做的一切,并深深地沉迷于此。

当我很年轻时,我看到奶奶呈现出很多不同的状态。我问她,“你怎么了?”她会大笑起来,并说“有一天你会明白的”,然后仅仅是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