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之神韵

萨古鲁:从婴儿时候开始,在我的视线背后就总会浮现某座山峰。当我16岁的时候,我就和朋友讨论这件事,他们说,“你真疯狂!哪来的山峰”。于是我就意识到,除了我,没有其他人在他们眼里看见过山峰。有段时间,我觉得应该找到它们,但是,随后我就忽略了那个想法。假设你的视线中有个地方,但过了一阵子你就习惯了它,就是如此。随后当大量的记忆涌向我时,当我在寻找一个地方建设迪阿纳灵伽时,我开始寻找我眼里那座特别的山峰。

我到处旅游,其中至少四次骑行摩托车,从印度果阿到科摩林角再返回来。我相信他们肯定在西高止山脉上。从卡尔瓦尔到卡纳塔克邦的喀拉拉边境的泥泞之路上,我骑行了将近几千公里。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来到哥印拜陀外面的村庄。当我往下坡驾驶,我看到维灵吉瑞山峰上的七座山丘。它们就在那里。这些山峰,就是从小我经常在眼里看到的。从那天开始,它们就从我的眼里消失了。

如果你问我,“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山峰是哪一座”?我会回答:“维灵吉瑞山峰”。因为它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山峰。我出生时,那些山峰就印刻在我的视野里,在我脑海中萦绕。它们活在我的心里,成了我内在的导航系统,我的全球卫星定位系统。这些山峰不仅仅是堆砌的岩石。它们是我所需要知道的用以创造迪阿纳灵伽的储存器。

山之神韵

萨古鲁:从婴儿时候开始,在我的视线背后就总会浮现某座山峰。当我16岁的时候,我就和朋友讨论这件事,他们说,“你真疯狂!哪来的山峰”。于是我就意识到,除了我,没有其他人在他们眼里看见过山峰。有段时间,我觉得应该找到它们,但是,随后我就忽略了那个想法。假设你的视线中有个地方,但过了一阵子你就习惯了它,就是如此。随后当大量的记忆涌向我时,当我在寻找一个地方建设迪阿纳灵伽时,我开始寻找我眼里那座特别的山峰。
我到处旅游,其中至少四次骑行摩托车,从印度果阿到科摩林角再返回来。我相信他们肯定在西高止山脉上。从卡尔瓦尔到卡纳塔克邦的喀拉拉边境的泥泞之路上,我骑行了将近几千公里。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来到哥印拜陀外面的村庄。当我往下坡驾驶,我看到维灵吉瑞山峰上的七座山丘。它们就在那里。这些山峰,就是从小我经常在眼里看到的。从那天开始,它们就从我的眼里消失了。
如果你问我,“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山峰是哪一座”?我会回答:“维灵吉瑞山峰”。因为它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山峰。我出生时,那些山峰就印刻在我的视野里,在我脑海中萦绕。它们活在我的心里,成了我内在的导航系统,我的全球卫星定位系统。这些山峰不仅仅是堆砌的岩石。它们是我所需要知道的用以创造迪阿纳灵伽的储存器。
维灵吉瑞山峰  |  冈仁波齐峰  |  喜马拉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