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

建筑仅仅是几何的一种展现。创造是令人惊叹的建筑,我的建筑仅仅是源于自然的创造的小小模仿。 我不是一名专业的建筑师,但是我设计了Isha中心所有的建筑。我们的建筑因为完美的几何构造而矗立着,而不是因为建筑材质的坚固力量。如果你使用水泥和钢筋,通常你能够以你任何想要的方式去塑造这座建筑物,因为是这个材料让它们聚在一起,而不是几何构造。Isha中心,用的是所有自然的材料:砖头,石灰和泥。因为它的几何构造,所以它能够矗立着。

在Isha中心,建筑物是放松的—你甚至可以说它们是在冥想中,因为在这些建筑物中并没有处于紧绷的状态。

现在的建筑物通过绷紧而结合在一起。在大多数的建筑物中,在屋顶和重力之间,会有一个不间断的抗争。重力会这个建筑物往下坠,屋顶的力想要往上—直到有一天,重力获胜了。只是因为现在,屋顶的材料很强大,所以撑住了。在Isha中心,建筑物是放松的—你甚至可以说它们处于冥想中,因为在这些建筑中并没有紧绷的状态。那就是为什么我要告诉人们,“当建筑物本身处于冥想中,你在当中就会是很轻松的”。它们与这个星球的力量处于完美的和谐之中。

建筑师

建筑仅仅是几何的一种展现。创造是令人惊叹的建筑,我的建筑仅仅是源于自然的创造的小小模仿。 我不是一名专业的建筑师,但是我设计了Isha中心所有的建筑。我们的建筑因为完美的几何构造而矗立着,而不是因为建筑材质的坚固力量。如果你使用水泥和钢筋,通常你能够以你任何想要的方式去塑造这座建筑物,因为是这个材料让它们聚在一起,而不是几何构造。Isha中心,用的是所有自然的材料:砖头,石灰和泥。因为它的几何构造,所以它能够矗立着。
在Isha中心,建筑物是放松的—你甚至可以说它们是在冥想中,因为在这些建筑物中并没有处于紧绷的状态。
现在的建筑物通过绷紧而结合在一起。在大多数的建筑物中,在屋顶和重力之间,会有一个不间断的抗争。重力会这个建筑物往下坠,屋顶的力想要往上—直到有一天,重力获胜了。只是因为现在,屋顶的材料很强大,所以撑住了。在Isha中心,建筑物是放松的—你甚至可以说它们处于冥想中,因为在这些建筑中并没有紧绷的状态。那就是为什么我要告诉人们,“当建筑物本身处于冥想中,你在当中就会是很轻松的”。它们与这个星球的力量处于完美的和谐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