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木,我们的至亲

树是我们的至亲。它们呼出的正是我们吸入的,我们呼出的正是它们吸入的。

萨古鲁:树木让我们的生命得以继续,它们就好像我们肺的外部器官一样。如果你想要活着,你无法忽视你的身体,而且对于整个地球来说也绝对是这样的。我们所说的“我的身体”只是这个地球的一部分。而灵性修行的本质就是与这一点有关。

当我们说到“灵性”的时候,我们不是在谈论向上看还是向下看,而是要转向内在并且了悟本质。向内看首先要让你明白,最基本的事实就是必须始终知道自己自然而然是周围一切的一部分。没有这样的觉悟,那就没有什么灵性修行可言。这不是灵性探寻的目标,而是最为基本的东西——你是谁或者你认为你是谁,仅仅是周围一切的一部分。

如今,当代物理学所证实的观点是,整个存在只是一种能量。科学的证据证明你身体中的每一个原子与整个宇宙始终处于交流状态。灵性指的是提升个人的感知能力,并且将让个人体验到这一点。不管怎样,那种仅仅可以激发想象而无法改变任何人的生命的枯燥科学事实又有什么意义呢?相反,如果它能成为一种亲身的体验,那么,像关怀你自己一样去关怀你周围的事物只是一种自然的过程。

一棵树对你来说,不是一项工程;一棵树就是你的生命。

它是你的外在部分。它每天为你呼吸。它超越肺的功能;没有树木,你的肺什么也做不了。我们曾以非常浅显的方式让人们明白这一点,而对于那些农民来说,他们所经受的,以及他们在工作中表现出来的责任感、专注和激情都如此的不同寻常。只是看着这一切都会让人觉得如此的喜悦。

当我去往各个村庄,看到人们不得不为生计而每天工作,当我看到他们抽出一点时间来做来植树造林的时候,这真的让我流下眼泪,因为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气候变化是什么。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全球变暖是什么。如果他们产生碳排放的话,那么这些人是这个世界上碳排放量最少的。甚至麻雀产生的碳排放量都比那些人多,因为他们只是靠着土地生活。他们的家里没有电,而且他们也不焚烧任何东西。他们是最环保的人,但是我们却在要求他们去植树。然而,他们对此的反应和表现出来的激情一直以来都让人感到惊叹。我希望这些朴素的农民的大胆行动和对于地球的关注,以及这么多看似不可能种下的树木,都将会激励这个世界上更多的人。

以上文章节选自萨古鲁在获得英德拉•甘地奖之后所发表的获奖感言,该奖项是印度对于环保工作的最高认可。这个奖曾于2010年6月5日颁发给了绿手计划,以表彰其为动员超过200万名志愿者植树17,000,000棵所做的贡献。

树木,我们的至亲

萨古鲁:树木让我们的生命得以继续,它们就好像我们肺的外部器官一样。如果你想要活着,你无法忽视你的身体,而且对于整个地球来说也绝对是这样的。我们所说的“我的身体”只是这个地球的一部分。而灵性修行的本质就是与这一点有关。
当我们说到“灵性”的时候,我们不是在谈论向上看还是向下看,而是要转向内在并且了悟本质。向内看首先要让你明白,最基本的事实就是必须始终知道自己自然而然是周围一切的一部分。没有这样的觉悟,那就没有什么灵性修行可言。这不是灵性探寻的目标,而是最为基本的东西——你是谁或者你认为你是谁,仅仅是周围一切的一部分。
如今,当代物理学所证实的观点是,整个存在只是一种能量。科学的证据证明你身体中的每一个原子与整个宇宙始终处于交流状态。灵性指的是提升个人的感知能力,并且将让个人体验到这一点。不管怎样,那种仅仅可以激发想象而无法改变任何人的生命的枯燥科学事实又有什么意义呢?相反,如果它能成为一种亲身的体验,那么,像关怀你自己一样去关怀你周围的事物只是一种自然的过程。
一棵树对你来说,不是一项工程;一棵树就是你的生命。
它是你的外在部分。它每天为你呼吸。它超越肺的功能;没有树木,你的肺什么也做不了。我们曾以非常浅显的方式让人们明白这一点,而对于那些农民来说,他们所经受的,以及他们在工作中表现出来的责任感、专注和激情都如此的不同寻常。只是看着这一切都会让人觉得如此的喜悦。
当我去往各个村庄,看到人们不得不为生计而每天工作,当我看到他们抽出一点时间来做来植树造林的时候,这真的让我流下眼泪,因为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气候变化是什么。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全球变暖是什么。如果他们产生碳排放的话,那么这些人是这个世界上碳排放量最少的。甚至麻雀产生的碳排放量都比那些人多,因为他们只是靠着土地生活。他们的家里没有电,而且他们也不焚烧任何东西。他们是最环保的人,但是我们却在要求他们去植树。然而,他们对此的反应和表现出来的激情一直以来都让人感到惊叹。我希望这些朴素的农民的大胆行动和对于地球的关注,以及这么多看似不可能种下的树木,都将会激励这个世界上更多的人。
以上文章节选自萨古鲁在获得英德拉•甘地奖之后所发表的获奖感言,该奖项是印度对于环保工作的最高认可。这个奖曾于2010年6月5日颁发给了绿手计划,以表彰其为动员超过200万名志愿者植树17,000,000棵所做的贡献。

树梢

萨古鲁:当我还在上学的时候,我会抓住一切机会逃学。我过去能很灵敏地攀爬任何东西。他们送我上学的时候,我还带着一个午餐盒和水壶,而且我还有一辆自行车,这样我的装备就齐全了。我会在学校集合的时候露一下脸,然后就骑着我的自行车到校园里面最大的树下面,尽可能爬上最高的树枝,然后爬到一根新枝的边缘坐在那里。

那根树枝就会晃来晃去,过了两三个小时之后,我会进入一种状态,那种非常喜悦的状态,就好像我要飞离那个地方。我只是坐在那里一整天。当我还小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管束我。所以当我看到其他小孩回家,我就知道放学时间到了。我就从树上下来,回了家。只有到后来,当我开始冥想,我意识到当我在树上摇晃的时候,我就进入了冥想状态,但是当时我甚至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树梢

萨古鲁:当我还在上学的时候,我会抓住一切机会逃学。我过去能很灵敏地攀爬任何东西。他们送我上学的时候,我还带着一个午餐盒和水壶,而且我还有一辆自行车,这样我的装备就齐全了。我会在学校集合的时候露一下脸,然后就骑着我的自行车到校园里面最大的树下面,尽可能爬上最高的树枝,然后爬到一根新枝的边缘坐在那里。
那根树枝就会晃来晃去,过了两三个小时之后,我会进入一种状态,那种非常喜悦的状态,就好像我要飞离那个地方。我只是坐在那里一整天。当我还小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管束我。所以当我看到其他小孩回家,我就知道放学时间到了。我就从树上下来,回了家。只有到后来,当我开始冥想,我意识到当我在树上摇晃的时候,我就进入了冥想状态,但是当时我甚至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致田纳西州的树木

噢,被祝福的存有
你披着绿色的外衣
我们呼吸和存在的源泉
斯多葛派的立场
把你错认为无生命的存在
你无限的存在
超越了人类的意识
这种认知的缺乏
意味着灾难性的结果
但是,现在你和我
在亲密的拥抱中
这份分享彼此呼吸的喜悦
这种喜悦超越怀抱让人屏息的少女
我只能以感激的泪水滋养你
当我在冬天回来时,
你一身灰色的站立
如果没有你如此的变化
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你,永恒的居民
我,流浪的行者
但是我能够打破我呼吸的契约吗?
等待着,直到我完成了我的行为
我躺在你的根上,用我身体的爱来滋养你
成为你树液中的养料

致田纳西州的树木

噢,被祝福的存有
你披着绿色的外衣
我们呼吸和存在的源泉
斯多葛派的立场
把你错认为无生命的存在
你无限的存在
超越了人类的意识

这种认知的缺乏
意味着灾难性的结果
但是,现在你和我
在亲密的拥抱中
这份分享彼此呼吸的喜悦
这种喜悦超越怀抱让人屏息的少女
我只能以感激的泪水滋养你
当我在冬天回来时,
你一身灰色的站立
如果没有你如此的变化
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你,永恒的居民
我,流浪的行者
但是我能够打破我呼吸的契约吗?
等待着,直到我完成了我的行为
我躺在你的根上,用我身体的爱来滋养你
成为你树液中的养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