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的生命与蛇密不可分,他尤其对眼镜蛇有着特别的喜爱。

萨古鲁:
事实上,蛇与任何人在一起都很自在舒服。蛇在印度受到崇拜的一个原因是,它是昆达里尼的象征。在印度,如果一条蛇死了,人们会给它一个体面的葬礼,因为在身体的进化中,猴子非常接近人类,但是在灵魂的进化中,蛇和牛则非常接近人的灵魂。如果你不感到惊慌和焦虑,事实上,因为蛇能敏锐地感觉到能量,所以蛇在人的手里是非常舒服的。在野生动物中,无论是哪种动物,甚至是昆虫,当你抓住它们的时候,它们都会觉得不舒服。它会立刻对你有所反应。如果你不激动,当你轻轻地把蛇抓起,它不会对你有任何伤害。

我曾培养出敏锐的觉知力,但是由于疏于运用,这种觉知力现在已经从我的系统中消失了。

在野外,我能够很容易地追踪一条蛇。我能够感知到它的气息,并抓到它。如果我去到查蒙迪(Chamundi)山的某个地方,我就能够知道在哪个时刻,哪个岩石底下有蛇。

现在,我失去了那样的敏锐度—太多的人太多城市的东西围绕着我。

我上学的时候,校园很大,当时蛇在校园中是很常见的。大多数人很害怕蛇,但是我能够去抓它们。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慢慢地我出了名,那就是无论蛇在镇上哪里发现了蛇,人们就会叫我过去抓。一天下午,人们叫我去到一个制造灯管的工厂。他们在那里看到一条很大的眼镜蛇,工厂里25到30名的员工都怔住了。我看到这条长达12英尺的眼镜蛇之后,非常激动,我抓了蛇之后把它放在我床底的大坛子里当做宠物。

有一天,我父亲走进我的房间,他听到了一些声音,弯下腰去看,但是没发现什么,随后他在我的床底下看到了那条眼镜蛇,他完全被吓坏了。我回家时,他对我大发雷霆。他非常地害怕,每个人都站在椅子和沙发上,虽然蛇仍然一动不动地在罐子里呆着。他们让我把蛇放了,但是我把它放在阳台上。这条蛇和我在一起将近三年。后来我在农场上将它放走了。

我大概十七岁的时候,一天晚上我独自一人走到一些岩石旁的时候,看到一条眼镜蛇。我捡起这条蛇,我看到原来是两条缠在一起。那时候并不是交配的季节,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他们缠在一起。所以,当我拿起其中一条,另外一条落在我的脚上,并咬了我四口。我随即骑上我的自行车,来到附件的一间屋子,我告诉那个女士“我被眼镜蛇咬了,你能给我一壶红茶吗?”我喝了大约四五杯,回了家。我感觉有点昏昏欲睡,心想,“该来的还是得来。谈论它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我告诉我母亲,“我很累,我想睡觉了。”于是我上床睡觉了。我心想,第二天早上我就醒不来了。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的眼睑沉重,关节有些生硬,但是我醒过来了!我还活着!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的房间里住着二十条活着的眼镜蛇。他们爬得到处都是。和它们住一起需要具备高度的警觉度和意识。它们很美好,但是一旦你做错一步,你就知道结果。那时候我住在农场,我让他们自由地在我的卧室里移动。

好多次在晚上,它们想要到我的毛毯里取暖,其中一条就爬了进来。当你在那样的环境下生活的时候,你会学着很缓慢地移动。你不会有任何突然的举止,你会学着让身体的每块肌肉都小心翼翼地完全地处于觉知之中。否则,你就会死去。这一切会让你获益很多。

甚至在今天,我仍有一些“朋友”在我家。我的花园有一条蛇长超过12英尺。我们打算在房子周围建一堵围墙,决定在西墙上留个洞,以便它能够随意来去。但是它有一种尊严感,拒绝从这个洞爬出去。它总是从正门进来!

萨古鲁向印度Isha瑜伽中心的居住者阐释眼镜王蛇这种非凡的品质。他在每周线上日志《萨古鲁笔迹》中,写道,“这是种不同寻常的生物,带着非凡的美丽与力量。与这样美妙的生物亲密相处,是多么的令人陶醉和入迷。”

蛇一直持续地存在于萨古鲁生命中。萨古鲁尤其对眼镜蛇情投意合。

萨古鲁:

事实上,蛇与每个人在一起都很舒适。为什么蛇在印度受到崇拜的一个原因是,它是昆达里尼的象征。在印度,如果一条蛇死了,人们会给它一个合适的葬礼,因为在身体的进化中,猴子非常接近人类,但是在灵魂的进化中,蛇和牛是非常接近人的灵魂的。如果你不惊慌和焦虑不安,蛇在人的手里是非常舒服的。在野生动物中,无论是哪种动物,甚至是昆虫,当你抓住它们的时候,它们都会觉得不舒服。它会立刻对你有所反应。如果你不激动,当你轻轻地抓起来时,它不会对你有任何伤害。

在野外,我能够很容易追踪一条蛇。如果我闻到它,并且要去抓它。我就知道在哪个岩石底下有蛇。

我发展了某种特定的敏锐感,但是因为缺乏运用,它们已经脱离我的系统。在野外,我能够很容易追踪一条蛇。如果我闻到它,并且要去抓它。我就知道在哪个岩石底下会有蛇。如果我去到肯孟迪(Chamundi)山的某个地方,我就能够知道在哪个时刻,哪个岩石底下有蛇。这些天,我失去了那样的敏感度—太多的人太多城市的东西围绕着我。

当我还在学校的时候,有个很大的校园,所以蛇在校园中是很常见的。大多数人很害怕蛇,但是我能够去抓它们。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慢慢地我获得了一个声誉,那就是无论蛇在镇上哪个地方出现,人们都会叫我过去抓。一次,在一个下午,人们叫我去到一个制造灯管的工厂。它们看到一条很大的眼镜蛇,工厂里25到30名的员工都怔住了。当我看到这条几乎12英尺长的眼镜蛇之后,我非常的激动,我抓了之后把它放在我床底的大坛子里当做宠物。

有一天,我的父亲走进我的房间,他听到了一些声音。他弯下腰去看,但是没发现什么,随后他在我的床底下看到了那条眼镜蛇,他完全被惊吓坏了。当我回家时,他对我大发雷霆。他非常地害怕,并且每个人都站在椅子和沙发上,虽然蛇仍然一动不动地在罐子。他们让我离开,但是我把它放在阳台上。这只蛇和我在一起将近三年。后来我在农场上将它放走了。

一次,我大概十七岁的时候,一天晚上我走到一些岩石旁,我看到一条眼镜蛇。我捡起这条蛇,我看到原来是两条缠在一起。这并不是交配的季节,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他们缠在一起。所以,当我拿起其中一条,另外一条落在我的脚上,并咬了我四口。我随即骑上我的自行车,来到附件的一间屋子,我告诉那个女士“我被眼镜蛇咬了,你能给我一壶红茶吗?”我喝了大约四五杯,回了家。我感觉有点昏昏欲睡,心想,“该来的还是得来。谈论它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我告诉我的母亲,“我很累,我想睡觉了。”所以我上床睡觉了。我心想第二天早上我就醒不来了。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的眼睑沉重,我的关节有些生硬,但是我醒过来了!我还在这里!

好多次的夜晚,它们想要到我的毛毯取暖,其中一条爬了进来。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的房间里住着二十条活着的眼镜蛇。他们爬得到处都是。和它们住一起是需要高度的警觉性和意识的。它们很美好,但是一旦你做错一步,你就知道结果。那时候我住在龙城,我让他们自由地在我的卧室里移动。很多次的晚上他们想到我的毯子上取暖,其中一条爬了进来。当你在那样的环境下生活的时候,你会学着很缓慢地移动。你不会有任何突然的举止,你会学着每个身体的每个肌肉都小心翼翼地完全地处于觉知之中。否则,你就会死去。你会从中收获很多。

甚至在今天,我有一些蛇朋友在我家。其中有一条超过12英尺长的蛇在我的花园。当我们打算在房子周围建一个围墙,我们决定在西方的墙上留个洞,以便它能够来去自如。但是它有一种尊严,拒绝从这个洞爬出去。它总是从正门进来!

萨古鲁的生命与蛇密不可分,他尤其对眼镜蛇有着特别的喜爱。
萨古鲁:事实上,蛇与任何人在一起都很自在舒服。蛇在印度受到崇拜的一个原因是,它是昆达里尼的象征。在印度,如果一条蛇死了,人们会给它一个体面的葬礼,因为在身体的进化中,猴子非常接近人类,但是在灵魂的进化中,蛇和牛则非常接近人的灵魂。如果你不感到惊慌和焦虑,事实上,因为蛇能敏锐地感觉到能量,所以蛇在人的手里是非常舒服的。在野生动物中,无论是哪种动物,甚至是昆虫,当你抓住它们的时候,它们都会觉得不舒服。它会立刻对你有所反应。如果你不激动,当你轻轻地把蛇抓起,它不会对你有任何伤害。
我曾培养出敏锐的觉知力,但是由于疏于运用,这种觉知力现在已经从我的系统中消失了。
在野外,我能够很容易地追踪一条蛇。我能够感知到它的气息,并抓到它。如果我去到查蒙迪(Chamundi)山的某个地方,我就能够知道在哪个时刻,哪个岩石底下有蛇。
现在,我失去了那样的敏锐度—太多的人太多城市的东西围绕着我。
我上学的时候,校园很大,当时蛇在校园中是很常见的。大多数人很害怕蛇,但是我能够去抓它们。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慢慢地我出了名,那就是无论蛇在镇上哪里发现了蛇,人们就会叫我过去抓。一天下午,人们叫我去到一个制造灯管的工厂。他们在那里看到一条很大的眼镜蛇,工厂里25到30名的员工都怔住了。我看到这条长达12英尺的眼镜蛇之后,非常激动,我抓了蛇之后把它放在我床底的大坛子里当做宠物。
有一天,我父亲走进我的房间,他听到了一些声音,弯下腰去看,但是没发现什么,随后他在我的床底下看到了那条眼镜蛇,他完全被吓坏了。我回家时,他对我大发雷霆。他非常地害怕,每个人都站在椅子和沙发上,虽然蛇仍然一动不动地在罐子里呆着。他们让我把蛇放了,但是我把它放在阳台上。这条蛇和我在一起将近三年。后来我在农场上将它放走了。
我大概十七岁的时候,一天晚上我独自一人走到一些岩石旁的时候,看到一条眼镜蛇。我捡起这条蛇,我看到原来是两条缠在一起。那时候并不是交配的季节,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他们缠在一起。所以,当我拿起其中一条,另外一条落在我的脚上,并咬了我四口。我随即骑上我的自行车,来到附件的一间屋子,我告诉那个女士“我被眼镜蛇咬了,你能给我一壶红茶吗?”我喝了大约四五杯,回了家。我感觉有点昏昏欲睡,心想,“该来的还是得来。谈论它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我告诉我母亲,“我很累,我想睡觉了。”于是我上床睡觉了。我心想,第二天早上我就醒不来了。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的眼睑沉重,关节有些生硬,但是我醒过来了!我还活着!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的房间里住着二十条活着的眼镜蛇。他们爬得到处都是。和它们住一起需要具备高度的警觉度和意识。它们很美好,但是一旦你做错一步,你就知道结果。那时候我住在农场,我让他们自由地在我的卧室里移动。
好多次在晚上,它们想要到我的毛毯里取暖,其中一条就爬了进来。当你在那样的环境下生活的时候,你会学着很缓慢地移动。你不会有任何突然的举止,你会学着让身体的每块肌肉都小心翼翼地完全地处于觉知之中。否则,你就会死去。这一切会让你获益很多。
甚至在今天,我仍有一些“朋友”在我家。我的花园有一条蛇长超过12英尺。我们打算在房子周围建一堵围墙,决定在西墙上留个洞,以便它能够随意来去。但是它有一种尊严感,拒绝从这个洞爬出去。它总是从正门进来!
萨古鲁向印度Isha瑜伽中心的居住者阐释眼镜王蛇这种非凡的品质。他在每周线上日志《萨古鲁笔迹》中,写道,“这是种不同寻常的生物,带着非凡的美丽与力量。与这样美妙的生物亲密相处,是多么的令人陶醉和入迷。”
蛇一直持续地存在于萨古鲁生命中。萨古鲁尤其对眼镜蛇情投意合。
萨古鲁:事实上,蛇与每个人在一起都很舒适。为什么蛇在印度受到崇拜的一个原因是,它是昆达里尼的象征。在印度,如果一条蛇死了,人们会给它一个合适的葬礼,因为在身体的进化中,猴子非常接近人类,但是在灵魂的进化中,蛇和牛是非常接近人的灵魂的。如果你不惊慌和焦虑不安,蛇在人的手里是非常舒服的。在野生动物中,无论是哪种动物,甚至是昆虫,当你抓住它们的时候,它们都会觉得不舒服。它会立刻对你有所反应。如果你不激动,当你轻轻地抓起来时,它不会对你有任何伤害。
在野外,我能够很容易追踪一条蛇。如果我闻到它,并且要去抓它。我就知道在哪个岩石底下有蛇。
我发展了某种特定的敏锐感,但是因为缺乏运用,它们已经脱离我的系统。在野外,我能够很容易追踪一条蛇。如果我闻到它,并且要去抓它。我就知道在哪个岩石底下会有蛇。如果我去到肯孟迪(Chamundi)山的某个地方,我就能够知道在哪个时刻,哪个岩石底下有蛇。这些天,我失去了那样的敏感度—太多的人太多城市的东西围绕着我。
当我还在学校的时候,有个很大的校园,所以蛇在校园中是很常见的。大多数人很害怕蛇,但是我能够去抓它们。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慢慢地我获得了一个声誉,那就是无论蛇在镇上哪个地方出现,人们都会叫我过去抓。一次,在一个下午,人们叫我去到一个制造灯管的工厂。它们看到一条很大的眼镜蛇,工厂里25到30名的员工都怔住了。当我看到这条几乎12英尺长的眼镜蛇之后,我非常的激动,我抓了之后把它放在我床底的大坛子里当做宠物。
有一天,我的父亲走进我的房间,他听到了一些声音。他弯下腰去看,但是没发现什么,随后他在我的床底下看到了那条眼镜蛇,他完全被惊吓坏了。当我回家时,他对我大发雷霆。他非常地害怕,并且每个人都站在椅子和沙发上,虽然蛇仍然一动不动地在罐子。他们让我离开,但是我把它放在阳台上。这只蛇和我在一起将近三年。后来我在农场上将它放走了。
一次,我大概十七岁的时候,一天晚上我走到一些岩石旁,我看到一条眼镜蛇。我捡起这条蛇,我看到原来是两条缠在一起。这并不是交配的季节,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他们缠在一起。所以,当我拿起其中一条,另外一条落在我的脚上,并咬了我四口。我随即骑上我的自行车,来到附件的一间屋子,我告诉那个女士“我被眼镜蛇咬了,你能给我一壶红茶吗?”我喝了大约四五杯,回了家。我感觉有点昏昏欲睡,心想,“该来的还是得来。谈论它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我告诉我的母亲,“我很累,我想睡觉了。”所以我上床睡觉了。我心想第二天早上我就醒不来了。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的眼睑沉重,我的关节有些生硬,但是我醒过来了!我还在这里!
好多次的夜晚,它们想要到我的毛毯取暖,其中一条爬了进来。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的房间里住着二十条活着的眼镜蛇。他们爬得到处都是。和它们住一起是需要高度的警觉性和意识的。它们很美好,但是一旦你做错一步,你就知道结果。那时候我住在龙城,我让他们自由地在我的卧室里移动。很多次的晚上他们想到我的毯子上取暖,其中一条爬了进来。当你在那样的环境下生活的时候,你会学着很缓慢地移动。你不会有任何突然的举止,你会学着每个身体的每个肌肉都小心翼翼地完全地处于觉知之中。否则,你就会死去。你会从中收获很多。
甚至在今天,我有一些蛇朋友在我家。其中有一条超过12英尺长的蛇在我的花园。当我们打算在房子周围建一个围墙,我们决定在西方的墙上留个洞,以便它能够来去自如。但是它有一种尊严,拒绝从这个洞爬出去。它总是从正门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