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志愿者?

萨古鲁:本质上,“志愿”指的是变得心甘情愿。或者换句话说,对生命变成一个绝对的YES。大部分人,如果条件舒适,就YES;如果条件不舒适,就NO。如果带来好处,就YES。如果没给他们带来好处,就NO。

一个志愿者意味着:只有一样东西他放下了,这是非常重大的事情。他只是放下了这个计算:“我能得到什么?”如果一个人能够放下这个计算“我能从中得到什么”,如果他放下了,突然间,他会变得非凡。我一直以来给人们展示我们的志愿者能做什么。

这个课程对我们来说是小课程。如果你看我们的大型活动,比如像即将到来的大湿婆之夜,会有超过100万人到这里过通宵,从傍晚6点到早上6点。或者绿手计划、乡村复兴计划,甚至任何发生在这里的事情。    

举个例子,Dhyanalinga穹顶的建造。简单告诉你我们对它的投入,穹顶的构造是没有水泥、没有钢材、没有混凝土的。这个简单的技术就是:所有的砖块都要同时向下掉落,因此它们全都掉不下来。就像每个人都想同时走出这个大门,于是谁也走不出去。除非某人有礼貌,谦让一步,人们才能走出去。但是砖块不懂礼节,所以它们全都挤着要往下掉,但这样就掉不下来了。

这个穹顶的构造花费了18万块砖。这18万块砖,每一块都由志愿者精确到毫米地筛选过。如果某人稍微偷懒,把一块短于标准2毫米的砖放上去,整个穹顶就可能坍塌。所以,我坐下来跟他们说:这是我要的,这就是我交给你们的。你一辈子没碰过砖头,现在你也要像这样测量。男人、女人、小孩,夜以继日地坐着,量啊量啊……并且要快速传送那些砖头,好让它们不掉下来。一次必须砌好一圈,这就是你今天看到的。

我这里举的只是其中一个例子。所有其它事情都是像这样完成的。是什么在激励着人们?看看,有一个东西是超越热情、超越动机、超越利益的,这个东西对人类非常重要,但通常人们从未探索过它。他们的一生都只是停留在对某些利益的期待中,这里头会有一些热情、一些强度。而志愿者过的却是全然高强度的生活。他们整夜都在工作,白天也还是在工作,那他们什么时候睡觉呢?他们不睡觉。

这是我的经验。我就是这样,每天20-22小时、每周七天不停歇地运转。因为一直都有工作要做,在美国、在世界各个不同时区的地方都有许多活儿要干。如果我凌晨两点拿起电话打给某人、某个Swami (Isha的僧人),我从来不会听到昏沉的嗓音:“萨古鲁,啥事啊?”不会。(总是如箭在弦的应答:)“萨古鲁”。无论我白天还是晚上、任何时候找他们都一样。这是。。。你能经常地跟这些强烈、专注、又欣然投身于情境所需的人生活在一起,这是一个最大的祝福。这是人生最大乐事。这是人生最大幸事。很幸运地,我们有这个。

什么是志愿者?

萨古鲁:本质上,“志愿”指的是变得心甘情愿。或者换句话说,对生命变成一个绝对的YES。大部分人,如果条件舒适,就YES;如果条件不舒适,就NO。如果带来好处,就YES。如果没给他们带来好处,就NO。
一个志愿者意味着:只有一样东西他放下了,这是非常重大的事情。他只是放下了这个计算:“我能得到什么?”如果一个人能够放下这个计算“我能从中得到什么”,如果他放下了,突然间,他会变得非凡。我一直以来给人们展示我们的志愿者能做什么。
这个课程对我们来说是小课程。如果你看我们的大型活动,比如像即将到来的大湿婆之夜,会有超过100万人到这里过通宵,从傍晚6点到早上6点。或者绿手计划、乡村复兴计划,甚至任何发生在这里的事情。    
举个例子,Dhyanalinga穹顶的建造。简单告诉你我们对它的投入,穹顶的构造是没有水泥、没有钢材、没有混凝土的。这个简单的技术就是:所有的砖块都要同时向下掉落,因此它们全都掉不下来。就像每个人都想同时走出这个大门,于是谁也走不出去。除非某人有礼貌,谦让一步,人们才能走出去。但是砖块不懂礼节,所以它们全都挤着要往下掉,但这样就掉不下来了。
这个穹顶的构造花费了18万块砖。这18万块砖,每一块都由志愿者精确到毫米地筛选过。如果某人稍微偷懒,把一块短于标准2毫米的砖放上去,整个穹顶就可能坍塌。所以,我坐下来跟他们说:这是我要的,这就是我交给你们的。你一辈子没碰过砖头,现在你也要像这样测量。男人、女人、小孩,夜以继日地坐着,量啊量啊……并且要快速传送那些砖头,好让它们不掉下来。一次必须砌好一圈,这就是你今天看到的。
我这里举的只是其中一个例子。所有其它事情都是像这样完成的。是什么在激励着人们?看看,有一个东西是超越热情、超越动机、超越利益的,这个东西对人类非常重要,但通常人们从未探索过它。他们的一生都只是停留在对某些利益的期待中,这里头会有一些热情、一些强度。而志愿者过的却是全然高强度的生活。他们整夜都在工作,白天也还是在工作,那他们什么时候睡觉呢?他们不睡觉。
这是我的经验。我就是这样,每天20-22小时、每周七天不停歇地运转。因为一直都有工作要做,在美国、在世界各个不同时区的地方都有许多活儿要干。如果我凌晨两点拿起电话打给某人、某个Swami (Isha的僧人),我从来不会听到昏沉的嗓音:“萨古鲁,啥事啊?”不会。(总是如箭在弦的应答:)“萨古鲁”。无论我白天还是晚上、任何时候找他们都一样。这是。。。你能经常地跟这些强烈、专注、又欣然投身于情境所需的人生活在一起,这是一个最大的祝福。这是人生最大乐事。这是人生最大幸事。很幸运地,我们有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