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c-top2
神秘家
 
“你定从缪斯和神秘家那里听到过
飘忽若幽灵的声音
降落在无知的藤蔓,似幽灵的生命
啊,肤浅的生物啊,
你会不会去探寻生命的深度?”
– 萨古鲁

我们的双眼能看到有形的世界,有形则会阻隔光明,但双眼本身看不见无形的一切。只有打开第三只眼睛,人才能看清一切——包括肉眼能看到的和不能看到的一切。这就是神秘的国度,能从最深的深度和最广的维度了悟生命的国度。
Mystic-top2
神秘家
 “你定从缪斯和神秘家那里听到过
飘忽若幽灵的声音
降落在无知的藤蔓,似幽灵的生命
啊,肤浅的生物啊,
你会不会去探寻生命的深度?”
– 萨古鲁
我们的双眼能看到有形的世界,有形则会阻隔光明,但双眼本身看不见无形的一切。只有打开第三只眼睛,人才能看清一切——包括肉眼能看到的和不能看到的一切。这就是神秘的国度,能从最深的深度和最广的维度了悟生命的国度。
1982年9月23日下午,一个年轻商人坐在查蒙迪山上他最喜爱的一个地方。他睁着双眼坐在那里,忽然之间他进入一种分不清自己和周围环境的状态。这种体验令他震惊不已,他感到“‘我’无处不在”。他恢复到平时的自己时,发现时间已经过去近四个小时,但是感觉才过了几分钟而已。他这时才发现自己泪流满面,心中非常想知道为何会出现这种体验。 “我身上正发生着一些事情。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我所知道的就是:我碰上了一座我不想遗失的宝库。”>>
 
1982年9月23日下午,一个年轻商人坐在查蒙迪山上他最喜爱的一个地方。他睁着双眼坐在那里,忽然之间他进入一种分不清自己和周围环境的状态。这种体验令他震惊不已,他感到“‘我’无处不在”。他恢复到平时的自己时,发现时间已经过去近四个小时,但是感觉才过了几分钟而已。他这时才发现自己泪流满面,心中非常想知道为何会出现这种体验。 “我身上正发生着一些事情。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我所知道的就是:我碰上了一座我不想遗失的宝库。”>>
Mystic-threelifes-bg
Mystic-Guru-mural
我的上师 
“沉思着,疑虑着,搜寻着
我找不到方向
他走进我的世界,如一个恣意的君王
用弯曲的权杖
留下他的记号”
Mystic-Guru-mural
我的上师 
“沉思着,疑虑着,搜寻着
我找不到方向
他走进我的世界,如一个恣意的君王
用弯曲的权杖
留下他的记号”
Mystic-Dhyanalinga-image-2
Mystic-dhyanalinga-logo-2
Mystic-Dhyanalinga-Temple-image-2f
Mystic-Dhyanalinga-image-2
Mystic-guru-image-2
Mystic-guru-image-2
Mystic-consecrated-space-Linga-bhairavi-F
Mystic-linga-bhairavi-logo-1
Mystic-consecrated-space-mahima-2
Mahima
恩典的宝座>>
Mystic-consecrated-space-rasa-1
Rasa Vaidya
揭密东方炼金术>>
Mystic-consecrated-space-aya-1
Adiyogi Alayam
瑜伽住所>>
Mystic-consecrated-space-Linga-bhairavi-F
Mystic-linga-bhairavi-logo-1
Mystic-consecrated-space-mahima-2
Mahima 恩典的宝座>>
Mystic-consecrated-space-rasa-1
Rasa Vaidya
揭密东方炼金术>>
Mystic-consecrated-space-aya-1
Adiyogi Alayam
瑜伽住所>>
神秘空间
神秘空间
喜马拉雅
千万年来,喜马拉雅山脉见证了众多神秘家和瑜伽士。世俗社会封称他们为多彩之人——狂野、和蔼、可怕、绅士,还有一些是十足疯癫——但正是这些人曾接触到生命巅峰,将他们的能量、成就和修行之道保存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各个空间。他们集合了地球上最强烈的神秘力量。对于萨古鲁来说,来到喜马拉雅山如归乡一般。用他自己的话讲,”在这个地方,住着很多认识到真我的人。在这里我感觉像在家一样亲切自在。在喜马拉雅山之外的地方,我必须放低自己,用别人能懂的方式说话行事。”
 冈仁波齐峰
一万两千多年来,冈仁波齐峰 一直吸引着神秘家,其中的第一位便是阿迪瑜吉——创建了地球上最伟大的神秘知识宝库的神秘家。至今无人知道如何理解、破译这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密码。萨古鲁说”关于人成长、存在、自由的一切,全部都在那里”。
冈仁波齐峰边上的玛旁雍错湖,在人类的灵性发展,甚至身体进化中都起着极大的作用。玛旁雍错湖是特提斯海(Tethys Sea,即古地中海)的残存。百万年来,这里都被人们称作”异域”(有人也会称其为来世之所)。
 喜马拉雅

千万年来,喜马拉雅山脉见证了众多神秘家和瑜伽士。世俗社会封称他们为多彩之人——狂野、和蔼、可怕、绅士,还有一些是十足疯癫——但正是这些人曾接触到生命巅峰,将他们的能量、成就和修行之道保存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各个空间。他们集合了地球上最强烈的神秘力量。对于萨古鲁来说,来到喜马拉雅山如归乡一般。用他自己的话讲,”在这个地方,住着很多认识到真我的人。在这里我感觉像在家一样亲切自在。在喜马拉雅山之外的地方,我必须放低自己,用别人能懂的方式说话行事。”
 冈仁波齐峰

一万两千多年来,冈仁波齐峰 一直吸引着神秘家,其中的第一位便是阿迪瑜吉——创建了地球上最伟大的神秘知识宝库的神秘家。至今无人知道如何理解、破译这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密码。萨古鲁说”关于人成长、存在、自由的一切,全部都在那里”。
冈仁波齐峰边上的玛旁雍错湖,在人类的灵性发展,甚至身体进化中都起着极大的作用。玛旁雍错湖是特提斯海(Tethys Sea,即古地中海)的残存。百万年来,这里都被人们称作”异域”(有人也会称其为来世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