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va——Shiva的奉爱者

萨古鲁:大概四百年前,在如今的印度中央邦的一个小村子里,有个名叫比尔瓦(Bilva)的男人。那时候,他过着与众人完全不同的生活。比尔瓦相当野性和强悍,跟他生活的社会格格不入。在印度,有一种传统习俗,人们会很早起床,其他事都不做,只在街上行走。那时候天还没亮,一片漆黑,他们就敲锣打鼓把你叫醒。如果他们凭直觉看到了什么,他们会告诉你;如果没有,他们就会唱着赞颂神灵的歌走到别处去。这是湿婆文化中的一种传统,而生活在这种文化里的这个部落也会耍蛇术。
比尔瓦是他的部落的耍蛇人,他热爱自己所做的事。这个部落的所有人都非常极致地活着,热爱生活本来的样子。他们不会囤积,对金钱、房产、财产都没有概念。他们只是纯粹地活着,湿婆在他们的生活中非常重要。比尔瓦喜欢蛇。如果你喜欢有毒的生物,那么你就得成为一个异于常人的人。你必须具备十足的勇气,才敢去亲吻一条蛇。
所以,他与他所在的社会格格不入,在人们眼中他是个叛逆者。他做出太多反叛行为,其中一件就是对那时候广泛存在的种姓制度嗤之以鼻,这害得他在年纪轻轻的时候,被绑在一棵树上,人们在他身上放了一条毒蛇,让他被蛇咬致死。
毒液很快蔓延全身,只要再几分钟死亡将至。那个时候比尔瓦别无他法,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呼吸上……这种观照呼吸只持续了几分钟,但是却开启了新的灵性追寻。
他是湿婆虔诚的信徒。我们平时念的咒语“Shambho”就来自比尔瓦那个时代。那时候,你还不能称他为一个灵性修行者;他是个信徒,但不是真正的修行之人。在生命里最后的那几分钟,他观照自己的呼吸。眼镜蛇毒进入心血管系统后,血液会变浓稠,呼吸变得困难,最终导致心脏停止跳动。毒液很快蔓延全身,只要再几分钟死亡将至。那个时候比尔瓦别无他法,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呼吸上。这种呼吸观照,更多的是偶然,并非他有意识而为。这是一种恩典,而非一种萨达纳。这种观照呼吸只持续了几分钟,但是却开启了新的灵性追寻,在很多方面改变了比尔瓦的生存方式。在他的下一世里,他是一个执着的追寻终极了悟的寻道者。湿婆就是他的道路。

Bilva——Shiva的奉爱者

萨古鲁:大概四百年前,在如今的印度中央邦的一个小村子里,有个名叫比尔瓦(Bilva)的男人。那时候,他过着与众人完全不同的生活。比尔瓦相当野性和强悍,跟他生活的社会格格不入。在印度,有一种传统习俗,人们会很早起床,其他事都不做,只在街上行走。那时候天还没亮,一片漆黑,他们就敲锣打鼓把你叫醒。如果他们凭直觉看到了什么,他们会告诉你;如果没有,他们就会唱着赞颂神灵的歌走到别处去。这是湿婆文化中的一种传统,而生活在这种文化里的这个部落也会耍蛇术。

比尔瓦是他的部落的耍蛇人,他热爱自己所做的事。这个部落的所有人都非常极致地活着,热爱生活本来的样子。他们不会囤积,对金钱、房产、财产都没有概念。他们只是纯粹地活着,湿婆在他们的生活中非常重要。比尔瓦喜欢蛇。如果你喜欢有毒的生物,那么你就得成为一个异于常人的人。你必须具备十足的勇气,才敢去亲吻一条蛇。

所以,他与他所在的社会格格不入,在人们眼中他是个叛逆者。他做出太多反叛行为,其中一件就是对那时候广泛存在的种姓制度嗤之以鼻,这害得他在年纪轻轻的时候,被绑在一棵树上,人们在他身上放了一条毒蛇,让他被蛇咬致死。

毒液很快蔓延全身,只要再几分钟死亡将至。那个时候比尔瓦别无他法,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呼吸上……这种观照呼吸只持续了几分钟,但是却开启了新的灵性追寻。

他是湿婆虔诚的信徒。我们平时念的咒语“Shambho”就来自比尔瓦那个时代。那时候,你还不能称他为一个灵性修行者;他是个信徒,但不是真正的修行之人。在生命里最后的那几分钟,他观照自己的呼吸。眼镜蛇毒进入心血管系统后,血液会变浓稠,呼吸变得困难,最终导致心脏停止跳动。毒液很快蔓延全身,只要再几分钟死亡将至。那个时候比尔瓦别无他法,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呼吸上。这种呼吸观照,更多的是偶然,并非他有意识而为。这是一种恩典,而非一种萨达纳。这种观照呼吸只持续了几分钟,但是却开启了新的灵性追寻,在很多方面改变了比尔瓦的生存方式。在他的下一世里,他是一个执着的追寻终极了悟的寻道者。湿婆就是他的道路。

Shivayogi

萨古鲁:想要绽放灵性的人,最重要的是得到上师的恩典。如果在灵性成长中缺少恩典,你的修行方式就会冷酷而艰难。那些选择艰难的修行方式的人,他们之所以选择那种方式,是因为他们是寻道路上的孤儿——他们试图在没有恩典的情况下得到灵性成长。
没人能比我更能了解这没有恩典的痛苦。历经两世非常强烈的、真正令人心碎的萨达纳练习,我的身体在各个方面都被破坏了。有些人,他们心碎之后,身体才会出问题。但是,另外一些人,他们不会让自己心碎,因为他们早已经让自己的心如石头般坚硬。所以,身体会先出问题,但是慢慢地,心也会开始破碎。
这两世里,人们称我为斯瓦瑜吉。我尝试过很多事情、探索了各种维度,走过许多地方,练习了极端强烈的萨达纳,体验过各种各样的三摩地境界,获得了各种技艺和能力。但是,最终的悟道却始终与我无缘。所以,我研究了各种各样的神秘学书籍,想要找到一个能助我跨越最后一步的人。因为我精通人体系统构造并能很好地驾驭,知道我内在很多层面上的创造过程,所以我决定离开我的身体,在身体之外进行探索。就是这个时刻,我的古鲁进入了我的生命。他用手杖轻点我。就在那时,一切需要被了悟的都了悟了。我实现了终极的可能性。

 
我的上师
古鲁能做什么?
我过去只是不断地做事
也见过一切该见的,之后
他来到我身边,教我如何存在
——萨古鲁

 
我和我的古鲁面对面相见的时间只有几分钟。然而就在这短短几分钟里,这个惊人的、神妙的人令我臣服,让我为他去做一件事。不知为何,他认定Shivayogi就是那个建造迪阿纳灵伽的最佳人选。上师不是通过语言来把这件事委托给我,而是把圣化迪阿纳灵伽所需要的技能都传授给了我。 要不是上师想通过我来完成迪阿纳灵伽的修建,我的身体就不会存在在此。Shivayogi想建造迪阿纳灵伽但是由于当时建造的资源有限,又缺乏支持,斯瓦瑜吉没能实现他的古鲁的愿景。为了完成这项事业,他成为Sadhguru Shri Brahma(萨古鲁.斯里.布哈玛)再次回到世间。

Shivayogi

萨古鲁:想要绽放灵性的人,最重要的是得到上师的恩典。如果在灵性成长中缺少恩典,你的修行方式就会冷酷而艰难。那些选择艰难的修行方式的人,他们之所以选择那种方式,是因为他们是寻道路上的孤儿——他们试图在没有恩典的情况下得到灵性成长。

没人能比我更能了解这没有恩典的痛苦。历经两世非常强烈的、真正令人心碎的萨达纳练习,我的身体在各个方面都被破坏了。有些人,他们心碎之后,身体才会出问题。但是,另外一些人,他们不会让自己心碎,因为他们早已经让自己的心如石头般坚硬。所以,身体会先出问题,但是慢慢地,心也会开始破碎。

这两世里,人们称我为斯瓦瑜吉。我尝试过很多事情、探索了各种维度,走过许多地方,练习了极端强烈的萨达纳,体验过各种各样的三摩地境界,获得了各种技艺和能力。但是,最终的悟道却始终与我无缘。所以,我研究了各种各样的神秘学书籍,想要找到一个能助我跨越最后一步的人。因为我精通人体系统构造并能很好地驾驭,知道我内在很多层面上的创造过程,所以我决定离开我的身体,在身体之外进行探索。就是这个时刻,我的古鲁进入了我的生命。他用手杖轻点我。就在那时,一切需要被了悟的都了悟了。我实现了终极的可能性。

 
我的上师
古鲁能做什么?
我过去只是不断地做事
也见过一切该见的,之后
他来到我身边,教我如何存在
——萨古鲁

 
我和我的古鲁面对面相见的时间只有几分钟。然而就在这短短几分钟里,这个惊人的、神妙的人令我臣服,让我为他去做一件事。不知为何,他认定Shivayogi就是那个建造迪阿纳灵伽的最佳人选。上师不是通过语言来把这件事委托给我,而是把圣化迪阿纳灵伽所需要的技能都传授给了我。 要不是上师想通过我来完成迪阿纳灵伽的修建,我的身体就不会存在在此。Shivayogi想建造迪阿纳灵伽但是由于当时建造的资源有限,又缺乏支持,斯瓦瑜吉没能实现他的古鲁的愿景。为了完成这项事业,他成为Sadhguru Shri Brahma(萨古鲁.斯里.布哈玛)再次回到世间。

Sadhguru Shri Brahma

萨古鲁:Sadhguru Sri Brahma(萨古鲁.斯里.布哈玛)开始在哥印拜陀着手建造迪阿纳灵伽,但是他遇到很多来自社会阻力和抗拒,他自己也被驱逐出哥印拜陀。不能完成他的古鲁的意愿,他感到非常愤怒。他是带着烈火般燃烧的暴怒离开哥印拜陀的。
心中带着怒气,他开始没有方向地行走。除了一个名叫维布提的徒弟跟着他,人们看到他凶神恶煞,都不敢靠近。Sadhguru Sri Brahma最终走到了安得拉邦(Andhra Pradesh),在古德伯县(Cuddapah)的一个寺庙里停留下来。他并没有事先计划好要去到那里,但是因为他的古鲁的祝福和能量都在那里,他自动地就被吸引往那里走了。
就在那里,他和徒弟坐在一起,计划着在下一世里要如何成功建造迪阿纳灵伽。很多事情就是在那里被定下来的——在圣化过程中谁应该参与,这些人该出生在哪里,由谁生,出生的方式和时间。每件事他们都计划到了。Sadhguru Sri Brahma甚至还决定了他自己该出生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有怎样的身体和头脑。一切都在那里被创造了。迪阿纳灵伽的基本蓝图就在古德伯的那个寺庙中制定出来了。
这之后,Sadhguru Sri Brahma回到哥印拜陀,在那里有很多人聚集在维灵格瑞山脚。他向众人宣布道:“我会回来的。”他最后一次上了山,通由七个脉轮,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Sadhguru Shri Brahma

萨古鲁:Sadhguru Sri Brahma(萨古鲁.斯里.布哈玛)开始在哥印拜陀着手建造迪阿纳灵伽,但是他遇到很多来自社会阻力和抗拒,他自己也被驱逐出哥印拜陀。不能完成他的古鲁的意愿,他感到非常愤怒。他是带着烈火般燃烧的暴怒离开哥印拜陀的。
 
心中带着怒气,他开始没有方向地行走。除了一个名叫维布提的徒弟跟着他,人们看到他凶神恶煞,都不敢靠近。Sadhguru Sri Brahma最终走到了安得拉邦(Andhra Pradesh),在古德伯县(Cuddapah)的一个寺庙里停留下来。他并没有事先计划好要去到那里,但是因为他的古鲁的祝福和能量都在那里,他自动地就被吸引往那里走了。
 
就在那里,他和徒弟坐在一起,计划着在下一世里要如何成功建造迪阿纳灵伽。很多事情就是在那里被定下来的——在圣化过程中谁应该参与,这些人该出生在哪里,由谁生,出生的方式和时间。每件事他们都计划到了。Sadhguru Sri Brahma甚至还决定了他自己该出生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有怎样的身体和头脑。一切都在那里被创造了。迪阿纳灵伽的基本蓝图就在古德伯的那个寺庙中制定出来了。
 
这之后,Sadhguru Sri Brahma回到哥印拜陀,在那里有很多人聚集在维灵格瑞山脚。他向众人宣布道:“我会回来的。”他最后一次上了山,通由七个脉轮,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萨古鲁

萨古鲁:萨古鲁:今天,在三世人生的漫长经历后,迪阿纳灵伽矗立在全然的荣耀与光辉中。我真不知该说点什么——我是为此感到幸福,狂喜,还是其他——来向这个世界呈现它。我没有合适的词语来表达,但是迪阿纳灵伽的完成,让我如释重负。这不是我的愿景,这是我古鲁的愿景。我花了三世来完成这个愿景,带着我的古鲁的恩典,带着这么多人的爱、支持和理解——他们或明了或不明了地,或自愿或不自愿地,或有意识或无意识地——使得这一切都发生了。我愿向这所有人深深鞠躬;迪阿纳灵伽是我能给予后世最伟大的礼物。
你知道,我承诺过,我死后八十年内,我仍然会留在这里。我放下这具肉身之后,我仍会在这里再停留至少八十年,我要确保在我完全离开之前,那些我触及到过的人,全部都离开这颗星球。我认为八十年是一段刚刚好的时间,我能看到你们所有人都死了!你们不再有肉身的存在。我们会为了肉身而建立起足够支撑它的系统,但是无形的存在比此刻有形的存在会强大很多很多,因为无形的存在让我们我们不再负担肉身。
有很多不同的方法来看待生命。在家人和朋友之间,会出现这些事——有人说,“我不想看到你死,我宁愿自己先走。”这是一种方式。另外一种朋友会说,“我要陪伴你们都先走,我再走。”看着你们死去,我不会感到难过。我愿帮助你们每个人离开,我再走。这不是这个世界中人们认为的友谊,但是一个愿意经历所有自己珍爱的人和物先于自己离开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

萨古鲁

萨古鲁:萨古鲁:今天,在三世人生的漫长经历后,迪阿纳灵伽矗立在全然的荣耀与光辉中。我真不知该说点什么——我是为此感到幸福,狂喜,还是其他——来向这个世界呈现它。我没有合适的词语来表达,但是迪阿纳灵伽的完成,让我如释重负。这不是我的愿景,这是我古鲁的愿景。我花了三世来完成这个愿景,带着我的古鲁的恩典,带着这么多人的爱、支持和理解——他们或明了或不明了地,或自愿或不自愿地,或有意识或无意识地——使得这一切都发生了。我愿向这所有人深深鞠躬;迪阿纳灵伽是我能给予后世最伟大的礼物。
 
你知道,我承诺过,我死后八十年内,我仍然会留在这里。我放下这具肉身之后,我仍会在这里再停留至少八十年,我要确保在我完全离开之前,那些我触及到过的人,全部都离开这颗星球。我认为八十年是一段刚刚好的时间,我能看到你们所有人都死了!你们不再有肉身的存在。我们会为了肉身而建立起足够支撑它的系统,但是无形的存在比此刻有形的存在会强大很多很多,因为无形的存在让我们我们不再负担肉身。
 
有很多不同的方法来看待生命。在家人和朋友之间,会出现这些事——有人说,“我不想看到你死,我宁愿自己先走。”这是一种方式。另外一种朋友会说,“我要陪伴你们都先走,我再走。”看着你们死去,我不会感到难过。我愿帮助你们每个人离开,我再走。这不是这个世界中人们认为的友谊,但是一个愿意经历所有自己珍爱的人和物先于自己离开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

谁是真正的萨古鲁

这篇文章节选自2010年6月24日在田纳西州Isha内在科学学院的一次共修中和萨古鲁的问答。

提问者:有人说Sadhguru Sri Brahma才是真正的萨古鲁。如果的确如此,那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位是谁?有没有真的萨古鲁,如果有,他是谁?

萨古鲁:Sadhguru Sri Brahma是真正的萨古鲁的人都是知道萨古鲁前世今生的人。他们在我第二世或第三世的时候,跟我在一起。对于他们来说,萨古鲁就意味着炽热、愤怒,因为那才是他们熟知的萨古鲁。现在,他们看到萨古鲁微笑、谈天、说笑,他们就会认为,“这不是萨古鲁”。他们口中谈论的是他们深爱的那个萨古鲁。对今天的这个萨古鲁,他们感到有点失望,因为他们的那个萨古鲁是如此激烈、易怒,并且从不让步。那个萨古鲁甚至不会以名字称呼任何一个人;他只说,“嘿!”这些人太爱那个粗野的遭受过挫折的萨古鲁,所以他们认为现在这位萨古鲁太温柔、太平民了。人们从来不敢跟萨古鲁.斯里.布哈玛同坐在一起。
如今,我们不会把人们赶走;我们欢迎人们来,我们做公关,在世界各地与那些迷失在自己乱七八糟的生活中的人们交谈。当那些在前世陪伴过我的人们看到如今的我做这些,他们不会相信萨古鲁会变成这样,因为前世的那个萨古鲁只会像烈火一样看着别人,并且也让身边的人这样行事。这一个(今天的萨古鲁)不是那个样子的。这一个,如果有需要,他愿意匍匐在地——只要这样能起作用。
这一世,他采取了这种形式,因为他认为这样会起作用,并且确实也有作用。他选择以两种方式来行事——有时,他变成这样;有时,他又变成那样。那一个萨古鲁是美妙的;这一个萨古鲁是智慧的。从他身上,你不仅享受太阳的温暖,你也喜爱月亮的清凉。只有当他静坐冥想时,他的双眼才留下泪来。不管是他的母亲,父亲,朋友,还是那些已经离世的徒弟,没人看到过他为任何一个人流过泪。即便是他没能完成他的使命时,人们也只是看到他变得越来越愤怒,人们从来没看到他流过泪。现在,我睁着双眼流泪,闭着双眼流泪。我拥抱着你的时候会流泪。如果有人死了,我会流泪。如果看到一棵树被砍倒,我会流泪。或者我会怒气冲冲地坐着,眼里没有一滴泪。这一世,我更多才多艺,更灵活,因为我们如今采取的行动的性质和那时候的性质不一样了。我那些至今仍然和我在一起的为我撰写档案资料的徒弟,他们感觉到我与之前的那个萨古鲁不同,那没关系。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自夸,但是让每一个徒弟都看到他们的古鲁是对他们来说做好的古鲁,这非常重要。否则,他们的头脑就不能保持专注。如果你不认为你的妻子是你的人生中你能拥有的最好的那个人,你就会到处再寻找那个人。类似的,只有当你明白“对我来说,没有比这为更好的古鲁了”,你的头脑才能保持专注,并从中受益。
如果你始终到处寻找,如果你去“古鲁购物商场”寻找,你是什么都找不到的。如果你知道这个古鲁能给予你滋养,你必须深入挖掘下去。如果你每天都在变换,你会把人生浪费掉。你会到处是漏洞——而不是一口能积聚的井;没有水可以喝,没有营养能维持你。这些人就是那样的人——虽然知道这一个萨古鲁在很多方面和那个萨古鲁其实是一样的,但是他们仍然觉得他们的那个萨古鲁才是最好的萨古鲁。他们不需要去欣赏我如今存在的方式。他们坚持自己认为的,这对他们很有好处,因为那能带给他们成长;那将为他们带来幸福。

谁是真正的萨古鲁

这篇文章节选自2010年6月24日在田纳西州Isha内在科学学院的一次共修中和萨古鲁的问答。

提问者:有人说Sadhguru Sri Brahma才是真正的萨古鲁。如果的确如此,那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位是谁?有没有真的萨古鲁,如果有,他是谁?

萨古鲁:Sadhguru Sri Brahma是真正的萨古鲁的人都是知道萨古鲁前世今生的人。他们在我第二世或第三世的时候,跟我在一起。对于他们来说,萨古鲁就意味着炽热、愤怒,因为那才是他们熟知的萨古鲁。现在,他们看到萨古鲁微笑、谈天、说笑,他们就会认为,“这不是萨古鲁”。他们口中谈论的是他们深爱的那个萨古鲁。对今天的这个萨古鲁,他们感到有点失望,因为他们的那个萨古鲁是如此激烈、易怒,并且从不让步。那个萨古鲁甚至不会以名字称呼任何一个人;他只说,“嘿!”这些人太爱那个粗野的遭受过挫折的萨古鲁,所以他们认为现在这位萨古鲁太温柔、太平民了。人们从来不敢跟萨古鲁.斯里.布哈玛同坐在一起。

如今,我们不会把人们赶走;我们欢迎人们来,我们做公关,在世界各地与那些迷失在自己乱七八糟的生活中的人们交谈。当那些在前世陪伴过我的人们看到如今的我做这些,他们不会相信萨古鲁会变成这样,因为前世的那个萨古鲁只会像烈火一样看着别人,并且也让身边的人这样行事。这一个(今天的萨古鲁)不是那个样子的。这一个,如果有需要,他愿意匍匐在地——只要这样能起作用。

这一世,他采取了这种形式,因为他认为这样会起作用,并且确实也有作用。他选择以两种方式来行事——有时,他变成这样;有时,他又变成那样。那一个萨古鲁是美妙的;这一个萨古鲁是智慧的。从他身上,你不仅享受太阳的温暖,你也喜爱月亮的清凉。只有当他静坐冥想时,他的双眼才留下泪来。不管是他的母亲,父亲,朋友,还是那些已经离世的徒弟,没人看到过他为任何一个人流过泪。即便是他没能完成他的使命时,人们也只是看到他变得越来越愤怒,人们从来没看到他流过泪。现在,我睁着双眼流泪,闭着双眼流泪。我拥抱着你的时候会流泪。如果有人死了,我会流泪。如果看到一棵树被砍倒,我会流泪。或者我会怒气冲冲地坐着,眼里没有一滴泪。这一世,我更多才多艺,更灵活,因为我们如今采取的行动的性质和那时候的性质不一样了。我那些至今仍然和我在一起的为我撰写档案资料的徒弟,他们感觉到我与之前的那个萨古鲁不同,那没关系。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自夸,但是让每一个徒弟都看到他们的古鲁是对他们来说做好的古鲁,这非常重要。否则,他们的头脑就不能保持专注。如果你不认为你的妻子是你的人生中你能拥有的最好的那个人,你就会到处再寻找那个人。类似的,只有当你明白“对我来说,没有比这为更好的古鲁了”,你的头脑才能保持专注,并从中受益。

如果你始终到处寻找,如果你去“古鲁购物商场”寻找,你是什么都找不到的。如果你知道这个古鲁能给予你滋养,你必须深入挖掘下去。如果你每天都在变换,你会把人生浪费掉。你会到处是漏洞——而不是一口能积聚的井;没有水可以喝,没有营养能维持你。这些人就是那样的人——虽然知道这一个萨古鲁在很多方面和那个萨古鲁其实是一样的,但是他们仍然觉得他们的那个萨古鲁才是最好的萨古鲁。他们不需要去欣赏我如今存在的方式。他们坚持自己认为的,这对他们很有好处,因为那能带给他们成长;那将为他们带来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