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鲁能调制合适的鸡尾酒  |  萨古鲁的含义  |  Adi Guru:第一位古鲁
 古鲁能调制合适的鸡尾酒  |  萨古鲁的含义  |  Adi Guru:第一位古鲁

古鲁能调制合适的鸡尾酒

萨古鲁告诉我们古鲁在修行者生命中所起的作用,以及一位活着的古鲁的重要性。
萨古鲁:此刻,你能体验到的唯一事物就是你的身体,你的头脑和你的情感。你在某种程度上对它们有所了解,能推断出如果这三者要以它们存在的方式发生,那肯定有一种能量来使其发生。没有能量,这三者都不可能发生。举个例子,麦克风能扩大声音。即便你对麦克风的原理一无所知,但你能推断出有一种能量在给予其动力。
如果你使用你的情感并尝试发挥其到极致,我们称其为奉爱瑜伽(bhakti),这是奉献的道路。如果你使用你的智力并尝试发挥其到极致,我们称其为智慧瑜伽(gnana),这是智慧的道路。如果你使用你的身体,或者行动来到达极致,我们称其为业力瑜伽(karma),这是行动的道路。如果你转化你的能量,并尝试发挥其到极致,我们称其为克里亚瑜伽(kriya),这意味着内在行动。
只有当这四者以对你而言正确的方式结合起来,这个结合体才能为你最好地运转。对于一个人来说运作很好的,未必对你就好。只有当这个结合体以正确的比例融合起来,它才能为你工作。这就是为什么在修行过程中那么强调一个活着的古鲁的重要性。他能为你调制合适的鸡尾酒。否则你的修行就没有成效了。
有一个很精彩的瑜伽传说。曾经,有四个人在森林里走着,第一位是智慧瑜伽行者(gnana yogi),第二位是奉爱瑜伽行者(bhakti yogi),第三位是业力瑜伽行者(karma yogi),第四位是克里亚瑜伽行者(kriya yogi)。
通常这四个人不会在一起。智慧瑜伽行者完全藐视其他任何一种瑜伽,他的瑜伽可是智慧的瑜伽,正常来说,智力高的人会完全蔑视其他所有人,尤其是那些练习奉爱瑜伽的人,那些人总是仰着头唱诵神的名字。在他看来,他们就像一群傻瓜。
但是,奉爱瑜伽行者认为所有这些智慧瑜伽、业力瑜伽和克里亚瑜伽都是浪费时间。他同情其他人,认为他们不明白:当神在这里,你要做的就是拉着他的手向前走。所有这些复杂难懂的哲学,这些让骨头弯曲的瑜伽,都不需要;神在这儿,因为神无处不在。还有业力瑜伽行者,他是一个行动派。他认为,所有其他类型的瑜伽行者满脑子奇特的哲学,他们就是懒惰。但是克里亚瑜伽行者是最蔑视所有其它人的,他嘲笑每一个人。难道他们不知道所有的存在就是能量吗?如果你不转化能量,不管你是渴求神还是别的什么,什么也不会发生,不会有转化。这四个人通常不会和睦相处,但是,今天他们碰巧都走在森林里。这时突然下起了暴雨,雨点很密,越下越大,于是他们跑了起来,寻找避雨的地方。
奉爱瑜伽行者,那个奉献的人说,“朝这个方向走,前面有一座古庙,我们去那儿吧。”(他是个奉爱者,非常了解庙宇的位置所在!)他们四个都朝那个方向跑,来到一座古庙前,寺庙的墙壁在很久以前就全部倒塌了,只剩下屋顶和四根柱子。他们冲进了庙宇,不是出于对于神的热爱,只是为了避雨。有一座神像在庙中央,他们朝神像跑去。雨从各个方向猛砸下来,没别的地方可去,所以他们越靠越近。最后,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抱着那个神像坐下来。
这四个人抱住神像的那一刻,一个巨大的第五个存在出现了,神突然现身了。他们四个人的脑子里出现了同一个问题:为什么是现在?他们奇怪,我们阐释了那么多哲学,做了那么多礼拜,服务了那么多人,做了那么多要折断身体的灵性练习,你都不来。现在,我们只是在躲雨,你却现身了。为什么啊?神说,“你们四个傻瓜终于在一起了!”

古鲁能调制合适的鸡尾酒

萨古鲁告诉我们古鲁在修行者生命中所起的作用,以及一位活着的古鲁的重要性。

萨古鲁:此刻,你能体验到的唯一事物就是你的身体,你的头脑和你的情感。你在某种程度上对它们有所了解,能推断出如果这三者要以它们存在的方式发生,那肯定有一种能量来使其发生。没有能量,这三者都不可能发生。举个例子,麦克风能扩大声音。即便你对麦克风的原理一无所知,但你能推断出有一种能量在给予其动力。

如果你使用你的情感并尝试发挥其到极致,我们称其为奉爱瑜伽(bhakti),这是奉献的道路。如果你使用你的智力并尝试发挥其到极致,我们称其为智慧瑜伽(gnana),这是智慧的道路。如果你使用你的身体,或者行动来到达极致,我们称其为业力瑜伽(karma),这是行动的道路。如果你转化你的能量,并尝试发挥其到极致,我们称其为克里亚瑜伽(kriya),这意味着内在行动。

只有当这四者以对你而言正确的方式结合起来,这个结合体才能为你最好地运转。对于一个人来说运作很好的,未必对你就好。只有当这个结合体以正确的比例融合起来,它才能为你工作。这就是为什么在修行过程中那么强调一个活着的古鲁的重要性。他能为你调制合适的鸡尾酒。否则你的修行就没有成效了。

有一个很精彩的瑜伽传说。
曾经,有四个人在森林里走着,第一位是智慧瑜伽行者(gnana yogi),第二位是奉爱瑜伽行者(bhakti yogi),第三位是业力瑜伽行者(karma yogi),第四位是克里亚瑜伽行者(kriya yogi)。
 
通常这四个人不会在一起。智慧瑜伽行者完全藐视其他任何一种瑜伽,他的瑜伽可是智慧的瑜伽,正常来说,智力高的人会完全蔑视其他所有人,尤其是那些练习奉爱瑜伽的人,那些人总是仰着头唱诵神的名字。在他看来,他们就像一群傻瓜。

但是,奉爱瑜伽行者认为所有这些智慧瑜伽、业力瑜伽和克里亚瑜伽都是浪费时间。他同情其他人,认为他们不明白:当神在这里,你要做的就是拉着他的手向前走。所有这些复杂难懂的哲学,这些让骨头弯曲的瑜伽,都不需要;神在这儿,因为神无处不在。还有业力瑜伽行者,他是一个行动派。他认为,所有其他类型的瑜伽行者满脑子奇特的哲学,他们就是懒惰。但是克里亚瑜伽行者是最蔑视所有其它人的,他嘲笑每一个人。难道他们不知道所有的存在就是能量吗?如果你不转化能量,不管你是渴求神还是别的什么,什么也不会发生,不会有转化。这四个人通常不会和睦相处,但是,今天他们碰巧都走在森林里。这时突然下起了暴雨,雨点很密,越下越大,于是他们跑了起来,寻找避雨的地方。
 
奉爱瑜伽行者,那个奉献的人说,“朝这个方向走,前面有一座古庙,我们去那儿吧。”(他是个奉爱者,非常了解庙宇的位置所在!)他们四个都朝那个方向跑,来到一座古庙前,寺庙的墙壁在很久以前就全部倒塌了,只剩下屋顶和四根柱子。他们冲进了庙宇,不是出于对于神的热爱,只是为了避雨。有一座神像在庙中央,他们朝神像跑去。雨从各个方向猛砸下来,没别的地方可去,所以他们越靠越近。最后,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抱着那个神像坐下来。
 
这四个人抱住神像的那一刻,一个巨大的第五个存在出现了,神突然现身了。他们四个人的脑子里出现了同一个问题:为什么是现在?他们奇怪,我们阐释了那么多哲学,做了那么多礼拜,服务了那么多人,做了那么多要折断身体的灵性练习,你都不来。现在,我们只是在躲雨,你却现身了。为什么啊?神说,“你们四个傻瓜终于在一起了!”

萨古鲁的含义

萨古鲁: 如果某人因为学习而充满学识,他们会有各种称谓。如果某个人因为内在的体验而开悟,他就被称为萨古鲁。
我在灵性方面几乎完全是自己领悟的。我不了解任何的宗教典籍,我从未读过《吠陀经》,而且也不会花时间去研读《薄伽梵歌》。
我所有的智慧都来自内在的体验,并且我唯一确信的是,我对生命的起源到终极的了悟。如果你能了悟生命的本质,你就了悟到这个宇宙所有值得了悟的事情,因为整个宇宙本质的运作方式就是生命本质的运作方式。你不需要为了解开宇宙的奥秘而四处去探索宇宙。如果你向内看,并且了悟生命本质的全部,那么你就了悟了生命的所有可能性。
我专注的是生命,而不是天堂。这是一种不受欢迎的说法,但是我认为上师应该倾其所有地努力去帮助寻道者向更深处去探寻,而不是给他答案。
如果一个人说,“有些事情我不知道,”那么在他一生中,就会有去了解这些事情的可能性。如果他自以为知道了那些他不懂的事情,他的生命是一团糟。如果我给你答案,你唯一拥有的选择是要么相信我,要么不相信我。如果你相信我,你不会在自己的寻道中距离答案更近;如果你不相信我,也不会离答案更近。你将得到的一切就是我给你讲的一个有趣的故事,你可以把这个故事讲给别人听,别人反过来也可以告诉其他人。这个故事会接着被歪曲,而且连同所有这些歪曲的故事已经流传了很久,将人们的生活搅和得一团糟。因此,如果你为了探求《吠陀经》的奥义或者学术知识,那么你来错了地方。如果你是来探求了悟终极本质的方法,那么,你就来对了地方。

萨古鲁的含义

萨古鲁: 如果某人因为学习而充满学识,他们会有各种称谓。如果某个人因为内在的体验而开悟,他就被称为萨古鲁。
我在灵性方面几乎完全是自己领悟的。我不了解任何的宗教典籍,我从未读过《吠陀经》,而且也不会花时间去研读《薄伽梵歌》。
我所有的智慧都来自内在的体验,并且我唯一确信的是,我对生命的起源到终极的了悟。如果你能了悟生命的本质,你就了悟到这个宇宙所有值得了悟的事情,因为整个宇宙本质的运作方式就是生命本质的运作方式。你不需要为了解开宇宙的奥秘而四处去探索宇宙。如果你向内看,并且了悟生命本质的全部,那么你就了悟了生命的所有可能性。
我专注的是生命,而不是天堂。这是一种不受欢迎的说法,但是我认为上师应该倾其所有地努力去帮助寻道者向更深处去探寻,而不是给他答案。
如果一个人说,“有些事情我不知道,”那么在他一生中,就会有去了解这些事情的可能性。如果他自以为知道了那些他不懂的事情,他的生命是一团糟。如果我给你答案,你唯一拥有的选择是要么相信我,要么不相信我。如果你相信我,你不会在自己的寻道中距离答案更近;如果你不相信我,也不会离答案更近。你将得到的一切就是我给你讲的一个有趣的故事,你可以把这个故事讲给别人听,别人反过来也可以告诉其他人。这个故事会接着被歪曲,而且连同所有这些歪曲的故事已经流传了很久,将人们的生活搅和得一团糟。因此,如果你为了探求《吠陀经》的奥义或者学术知识,那么你来错了地方。如果你是来探求了悟终极本质的方法,那么,你就来对了地方。

Adi Guru:第一位古鲁

萨古鲁讲述了第一门“瑜伽课程”,以及第一位古鲁——Adi Guru——出生的日子。
 
萨古鲁:在瑜伽文化中,Shiva不是被视为神,他是Adiyogi,即第一位瑜伽士。我们不知道具体是多少千年前,但是从我们能理解像流星和彗星这样的天体活动时,估计就是15,000年到40,000年前,Shiva,即Adiyogi,来到了。他在喜马拉雅山上狂舞不止。他的狂喜令他疯狂地跳舞。当超越了这种肢体运动之后,他全然地定静住了。
Shiva让他们走开,说道:“你们这些傻瓜,你们用一百万年都不能了悟你们自己,走开!你们需要做好准备。要了悟这点,你们需要做大量准备。这可不是闹着玩。”
他们开始准备。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他们准备着。Shiva却故意不理会他们。这七个人经过84年的萨达纳练习,在夏至日之后的第一个满月日——这天是地球绕太阳的运行从北边转到了南边,即是传统上人们熟知的北行(Uttarayana)和 南行(Dakshinayana)——在满月日那天,Adiyogi看着他们,发现他们已经让自己成为了接受悟道的闪亮容器。他们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他再也不能不理睬他们了。他们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在接下来的28天里,他密切地观察着他们,当下一个满月升起时,他决定成为一个古鲁。那一个满月日就是人们熟知的上师满月节,因为Adiyogi将自己转化成了Adi Guru——那一天第一位古鲁诞生了。他向南走去,因为那七个人来请求他道:“这不仅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幸福。我们请求你将你了悟的传授给我们,是为了我们这个民族的幸福。”因为Shiva走向了南方,所以当Shiva作为一个老师而坐下来的时候,我们就称他为达克什那穆提(Dakshinamurti,即南方的哲人)
他向南方走去,将他的恩典播撒在这七个人的族人中,开始传授瑜伽科学。我所说的瑜伽科学,不是那种教你(新生婴儿都知道的)如何弯折身体或者(未出生的婴儿都知道的)控制呼吸的瑜伽课。这门科学是了解人类机制,能将其分解或者组装起来的科学。Adi Guru开始了传授瑜伽科学,这种传授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经过很多年,Adi Guru才完成了他给这七个人的传授,并且让他们都成为了完全开悟的人。这七个人就是人们称颂的七贤(Saptarishis)。Adiyogi说:“你们不必全都南下。只需一个人就可以造福你们的民族了。其他人就去到别的地方,将这门科学传播到全世界。”一个去了中亚,一个去了中东和北非地区,一个留在喜马拉雅山脉高海拔地区,一个去了喜马拉雅山脉低海拔地区,一个去了东亚,另一个向南走去(这一个人对印度人来说非常重要)。这个南下到印度半岛南部的人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为他就是投山仙人(Agastya Muni)。
我们所说的“南方”,就是喜马拉雅山脉以南的所有地方。投山仙人来到南方,让修行成为所有人生命的一部分。人们说他没有遗漏印度次大陆上任何一个有人居住的地方。他在每一个有人居住的地方传授瑜伽科学,他不是把瑜伽科学作为一门学说来传授,而是使其成为了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至今,你仍然能在这个国家每个家庭中发现投山仙人成就的影响,人们没有意识到,但都在做着某种形式的瑜伽。对于印度人来说,如果你仔细观察一下你自己的家人,你坐的方式,你做事的方式,任何一件按传统方式来做的事都在受着投山仙人成就的影响。
 

Adi Guru:第一位古鲁

萨古鲁讲述了第一门“瑜伽课程”,以及第一位古鲁——Adi Guru——出生的日子。
 
萨古鲁:在瑜伽文化中,Shiva不是被视为神,他是Adiyogi,即第一位瑜伽士。我们不知道具体是多少千年前,但是从我们能理解像流星和彗星这样的天体活动时,估计就是15,000年到40,000年前,Shiva,即Adiyogi,来到了。他在喜马拉雅山上狂舞不止。他的狂喜令他疯狂地跳舞。当超越了这种肢体运动之后,他全然地定静住了。
Shiva让他们走开,说道:“你们这些傻瓜,你们用一百万年都不能了悟你们自己,走开!你们需要做好准备。要了悟这点,你们需要做大量准备。这可不是闹着玩。”
他们开始准备。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他们准备着。Shiva却故意不理会他们。这七个人经过84年的萨达纳练习,在夏至日之后的第一个满月日——这天是地球绕太阳的运行从北边转到了南边,即是传统上人们熟知的北行(Uttarayana)和 南行(Dakshinayana)——在满月日那天,Adiyogi看着他们,发现他们已经让自己成为了接受悟道的闪亮容器。他们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他再也不能不理睬他们了。他们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在接下来的28天里,他密切地观察着他们,当下一个满月升起时,他决定成为一个古鲁。那一个满月日就是人们熟知的上师满月节,因为Adiyogi将自己转化成了Adi Guru——那一天第一位古鲁诞生了。他向南走去,因为那七个人来请求他道:“这不仅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幸福。我们请求你将你了悟的传授给我们,是为了我们这个民族的幸福。”因为Shiva走向了南方,所以当Shiva作为一个老师而坐下来的时候,我们就称他为达克什那穆提(Dakshinamurti,即南方的哲人)
他向南方走去,将他的恩典播撒在这七个人的族人中,开始传授瑜伽科学。我所说的瑜伽科学,不是那种教你(新生婴儿都知道的)如何弯折身体或者(未出生的婴儿都知道的)控制呼吸的瑜伽课。这门科学是了解人类机制,能将其分解或者组装起来的科学。Adi Guru开始了传授瑜伽科学,这种传授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经过很多年,Adi Guru才完成了他给这七个人的传授,并且让他们都成为了完全开悟的人。这七个人就是人们称颂的七贤(Saptarishis)。Adiyogi说:“你们不必全都南下。只需一个人就可以造福你们的民族了。其他人就去到别的地方,将这门科学传播到全世界。”一个去了中亚,一个去了中东和北非地区,一个留在喜马拉雅山脉高海拔地区,一个去了喜马拉雅山脉低海拔地区,一个去了东亚,另一个向南走去(这一个人对印度人来说非常重要)。这个南下到印度半岛南部的人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为他就是投山仙人(Agastya Muni)。
我们所说的“南方”,就是喜马拉雅山脉以南的所有地方。投山仙人来到南方,让修行成为所有人生命的一部分。人们说他没有遗漏印度次大陆上任何一个有人居住的地方。他在每一个有人居住的地方传授瑜伽科学,他不是把瑜伽科学作为一门学说来传授,而是使其成为了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至今,你仍然能在这个国家每个家庭中发现投山仙人成就的影响,人们没有意识到,但都在做着某种形式的瑜伽。对于印度人来说,如果你仔细观察一下你自己的家人,你坐的方式,你做事的方式,任何一件按传统方式来做的事都在受着投山仙人成就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