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的冈仁波齐

萨古鲁讲了一个故事,Shiva来到印度南部,在维灵吉瑞山上呆了一段时间,把这座山转化成了南部的冈仁波齐。
萨古鲁:Shiva经常被描述成一位不动声色的冷静的瑜伽士。但是我们说的关于Shiva的一切,其反面也是事实。这位冷静的瑜伽士一度也是一个热情洋溢的爱人。
Punyakshi, 是个拥有强大觉知力的女祭司,她住在印度次大陆最南端。她对Shiva产生了情愫,渴望与Shiva执手,成为他的妻子。她决心此生非Shiva不嫁。所以Punyakshi开始努力提升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有能力并且适合Shiva的人,以此来吸引Shiva的注意。她生命的每一刻都全然专注于Shiva;她对他的热爱跨越所有界限,她为他作的苦行超 越了理智可接受的程度。
他对她的爱作出了回应,他愿意与她结为夫妻。但是Punyakshi的族群对此感到担忧。他们认为如果Punyakshi嫁人了,她就会失去预知未来、保护和引导他们的能力。所以,为了阻止这场婚姻,他们做了一切可能做的事。但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动摇Punyakshi的决心和她对Shiva的热爱。
Shiva对此也作出热烈的回应,他们定下了婚期。他启程开始往次大陆南端去迎娶Punyakshi。但是Punyakshi的族人都反对这门婚事,他们向Shiva恳求道:“Shiva啊,如果你娶了她,我们会失去我们觉知自己的那唯一的眼睛。求你不要娶她。”但是Shiva根本无心听他们说话,他继续前行。
族中的长老们拦下他,对他说:“如果你想娶这个女子为妻,我们有几个条件。你必须给我们聘礼。”
Shiva说:“你们要什么聘礼?不管是什么,我都会给你们。”
他们列出了三样Shiva应该为迎娶Punyakshi要给的聘礼,“我们要一根没有节的甘蔗,一片没有纹理的甲虫叶,和一个没有洞眼的椰子。这些就是我们要的聘礼。”
这几样东西在自然中都是没有的。甘蔗都是有节的,甲虫叶都是有纹理的,椰子也都是有洞眼的。这份聘礼是拿不出来的,肯定能阻止这场婚事。
Shiva对Punyakshi充满热情,为了娶她,他愿意不惜任何代价。他运用自己的神秘力量和魔法能力,打破了自然基本规律来完成这份不公正的、不可能完成的指定聘礼。做好这份聘礼后,他继续前行。
但这时候,族中长老们对Shiva提出最后一个条件,“你必须在明天清晨太阳升起之前完婚。如果你迟到,你就不能娶这个女孩。”
听到这里,Shiva加快了前往印度最南端的步伐。他一路疾走,确信自己能准时到达Punyakshi身边。长老们看到Shiva为了兑现他对Punyakshi的承诺,连这么难以达成的条件都做到了,感到焦虑万分。
苏钦德拉姆距离婚礼举办的地点只有几千米。走到这里,他看到太阳正升起!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他没能完成自己的承诺!但是,这其实是那些长老们在耍弄最后的诡计,为了阻止他,他们决定造一个假太阳。他们收集了大量的樟脑油,把樟脑油点上火。樟脑油熊熊燃烧,光亮耀眼,Shiva从远处看到这幅景象的时候,他以为这 是太阳在升起,以为他失败了。那时候,他距离目的地已经那么近——只差几千米——但是他被欺骗了,心里以为时间到了,他没能信守给Punyakshi的承诺。
Punyakshi当时正在准备她和Shiva宏大的婚礼,一点儿都没意识到她的族人在破坏这场婚事。当真正的太阳冲出地平线时,她才意识到Shiva还没有来。她非常愤怒,打破了所有那些为庆祝婚礼而装满食物的罐子,然后在狂怒中,她来到了这块大陆的边缘,站在那里。她是位修炼完成的瑜伽女,就那样站在印度次大陆的最边缘,她离 开了她的身体。今天,在当初她离开身体的地方建起了一座寺庙,那个地方就是根尼亚古马里(Kanyakumani)。
传统上,任何一个Shiva停留过一段时间的地方都叫做冈仁波齐。所以这座山就叫做南部的冈仁波齐。
Shiva认为他让Punyakshi失望了,感到心灰意冷,万分沮丧。他转过身,开始往回走。但是由于心中满是怒气,他需要找个地方坐下来,处理自己沮丧的心情。所以,他来到维灵吉瑞山巅,在那里坐下来。坐在那里,他没有喜悦,也没进行冥想,他被一种沮丧和对自己的愤怒包裹着。他在那里呆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这座山吸收了他的能量,使得这里和其他任何地方都很不一样。
传统上,任何一个Shiva停留过一段时间的地方都叫做冈仁波齐。所以这座山就叫做南部的冈仁波齐。维灵吉瑞山可能在高度、色彩和大小上,都不能和喜马拉雅山脉的冈仁波齐峰相比,但是在影响力、景色和神圣性上,维灵吉瑞不比喜马拉雅山脉的冈仁波齐少。千万年来,许多圣贤,瑜伽士和神秘家都在这座山中行走过。维灵吉瑞山见证了很多神秘事业的成就。这么多人曾在这座山中走过,连神都会嫉妒这些人,因为他们沐浴在如此的恩典和荣耀中。这些伟大的人让整座山都吸收了他们了悟的一切,这样,这一切永远都不会遗失。
维灵吉瑞
我在维灵吉瑞的怀抱中,呆得比在我母亲的怀抱中更久
它哺育我很多世
让我始终跟随我上师的意愿

南方的冈仁波齐

萨古鲁讲了一个故事,Shiva来到印度南部,在维灵吉瑞山上呆了一段时间,把这座山转化成了南部的冈仁波齐。
 
萨古鲁:Shiva经常被描述成一位不动声色的冷静的瑜伽士。但是我们说的关于Shiva的一切,其反面也是事实。这位冷静的瑜伽士一度也是一个热情洋溢的爱人。
 
Punyakshi, 是个拥有强大觉知力的女祭司,她住在印度次大陆最南端。她对Shiva产生了情愫,渴望与Shiva执手,成为他的妻子。她决心此生非Shiva不嫁。所以Punyakshi开始努力提升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有能力并且适合Shiva的人,以此来吸引Shiva的注意。她生命的每一刻都全然专注于Shiva;她对他的热爱跨越所有界限,她为他作的苦行超 越了理智可接受的程度。
 
他对她的爱作出了回应,他愿意与她结为夫妻。但是Punyakshi的族群对此感到担忧。他们认为如果Punyakshi嫁人了,她就会失去预知未来、保护和引导他们的能力。所以,为了阻止这场婚姻,他们做了一切可能做的事。但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动摇Punyakshi的决心和她对湿 婆的热爱。
Shiva对此也作出热烈的回应,他们定下了婚期。他启程开始往次大陆南端去迎娶Punyakshi。但是Punyakshi的族人都反对这门婚事,他们向Shiva恳求道:“Shiva啊,如果你娶了她,我们会失去我们觉知自己的那唯一的眼睛。求你不要娶她。”但是Shiva根本无心听他们说话,他继续前行。
族中的长老们拦下他,对他说:“如果你想娶这个女子为妻,我们有几个条件。你必须给我们聘礼。”
 
Shiva说:“你们要什么聘礼?不管是什么,我都会给你们。”
 
他们列出了三样Shiva应该为迎娶Punyakshi要给的聘礼,“我们要一根没有节的甘蔗,一片没有纹理的甲虫叶,和一个没有洞眼的椰子。这些就是我们要的聘礼。”
 
这几样东西在自然中都是没有的。甘蔗都是有节的,甲虫叶都是有纹理的,椰子也都是有洞眼的。这份聘礼是拿不出来的,肯定能阻止这场婚事。
 
Shiva对Punyakshi充满热情,为了娶她,他愿意不惜任何代价。他运用自己的神秘力量和魔法能力,打破了自然基本规律来完成这份不公正的、不可能完成的指定聘礼。做好这份聘礼后,他继续前行。
 
但这时候,族中长老们对Shiva提出最后一个条件,“你必须在明天清晨太阳升起之前完婚。如果你迟到,你就不能娶这个女孩。”
 
听到这里,Shiva加快了前往印度最南端的步伐。他一路疾走,确信自己能准时到达Punyakshi身边。长老们看到Shiva为了兑现他对Punyakshi的承诺,连这么难以达成的条件都做到了,感到焦虑万分。
 
苏钦德拉姆距离婚礼举办的地点只有几千米。走到这里,他看到太阳正升起!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他没能完成自己的承诺!但是,这其实是那些长老们在耍弄最后的诡计,为了阻止他,他们决定造一个假太阳。他们收集了大量的樟脑油,把樟脑油点上火。樟脑油熊熊燃烧,光亮耀眼,Shiva从远处看到这幅景象的时候,他以为这 是太阳在升起,以为他失败了。那时候,他距离目的地已经那么近——只差几千米——但是他被欺骗了,心里以为时间到了,他没能信守给Punyakshi的承诺。
普 雅可希当时正在准备她和Shiva宏大的婚礼,一点儿都没意识到她的族人在破坏这场婚事。当真正的太阳冲出地平线时,她才意识到Shiva还没有来。她非常愤怒,打破了所有那些为庆祝婚礼而装满食物的罐子,然后在狂怒中,她来到了这块大陆的边缘,站在那里。她是位修炼完成的瑜伽女,就那样站在印度次大陆的最边缘,她离 开了她的身体。今天,在当初她离开身体的地方建起了一座寺庙,那个地方就是根尼亚古马里(Kanyakumani)。
 
传统上,任何一个Shiva停留过一段时间的地方都叫做冈仁波齐。所以这座山就叫做南部的冈仁波齐。
 
Shiva认为他让Punyakshi失望了,感到心灰意冷,万分沮丧。他转过身,开始往回走。但是由于心中满是怒气,他需要找个地方坐下来,处理自己沮丧的心情。所以,他来到维灵吉瑞山巅,在那里坐下来。坐在那里,他没有喜悦,也没进行冥想,他被一种沮丧和对自己的愤怒包裹着。他在那里呆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这座山吸收了 他的能量,使得这里和其他任何地方都很不一样。
 
传统上,任何一个Shiva停留过一段时间的地方都叫做冈仁波齐。所以这座山就叫做南部的冈仁波齐。维灵吉瑞山可能在高度、色彩和大小上,都不能和喜马拉雅山脉的冈仁波齐峰相比,但是在影响力、景色和神圣性上,维灵吉瑞不比喜马拉雅山脉的冈仁波齐少。千万年来,许多圣贤,瑜伽士和神秘家都在这座山中行走过。维灵吉瑞山见证了很多神秘事业的成就。这么多人曾在这座山中走过,连神都会嫉妒这些人,因为他们沐浴在如此的恩典和荣耀中。这些伟大的人让整座山都吸收了他们了悟的一切,这样,这一切永远都不会遗失。
 
维灵吉瑞
我在维灵吉瑞的怀抱中,呆得比在我母亲的怀抱中更久
它哺育我很多世
让我始终跟随我上师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