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当个体转变成为平和的人类时,社会才会稳定
发布日期:2019-01-29 11:33
58723-build-a-culture-of-peace

世界和平的梦想究竟能不能成为现实?萨古鲁解释说,只有通过进化出平和的个体,才能创建一个和平的世界。

 

萨古鲁:世界和平似乎遥不可及,无辜民众被“上帝的士兵”大规模屠杀,孩子们的尸体被冲上无情的海岸。

 

所以,和平共存究竟能否成为现实?是的,可以——如果我们可以创造平和的个人。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需要一个平和的文化。没有多少人教过人类如何将身体、头脑、情感和内在能量保持在某种平和的状态中。平和不是生命的目标,而是生命的根基,平和的个体是和平世界的基石,认识到这一点至关重要。

 

平和与喜悦可以保证你不做让人不愉快的事。如果你感到由衷的愉悦,你怎么可能会对别人做不愉快的事?只有当人不平和时,世界才有可能不和平。如果人类是平和的,世界一定会是和平的。

 

这不能以人群为单位实现。而是应该通过个人的转化来实现。只有致力于个人转化的行动,才会有和平可言。

 

人们所说的平和,是某种化学状态;快乐是一种化学状态;焦虑是另一种化学状态。人类的每一种体验都有其化学基础。对人类大脑的最新研究取得了一些不可思议的成果。一位以色列科学家多年来研究人脑的某些方面,他发现大脑里有数以百万计的大麻受体!然后神经学家发现,在一天的不同时刻,身体会自己产生大麻以满足大脑中受体的需要,如果你仔细观察人体神经系统和大脑的化学现象。如果一个人处在某种幸福或狂喜的状态中,他会产生这些化学物质,而这正是大脑一直在等待接收的。甚至你的大脑都一直在等待着你幸福——数以百万计的大麻受体就在那里等待,不是要你抽烟喝酒或吸毒,而是想要你幸福。

 

当他们发现这种流向受体的化学物质时,还没有给它命名。这位科学家可以自由地为这个新发现的化学物质命名。他想给它取一个真正相关的名字。当他研究印度经文时,令他惊讶的是,他发现印度的经文是唯一谈论到喜悦的经文。地球上没有其他宗教谈论过喜悦。宗教谈论恶行,宗教谈论恐惧,宗教谈论负罪,宗教谈论惩罚。但是没有其他宗教谈论喜悦。所以他将这种流向大麻受体的化学物质命名为“Anandamide"(译者:Ananda是梵文“愉悦、喜悦、欢乐”的意思,来自印度经文。Anandaminde中文名称是“内源性大麻素”)。

 

如果你只是以某种方式保持你内在的化学状态,身体自己就会产生这些“喜悦”的分子,而神经系统将接收它。如果你在身体系统中产生足够多的Anandamide(内源性大麻素),你就会喜悦,而且是清醒的。

 

内在的进化

 

对于内在的进化,世界上没有任何文化有着如印度文化那样的深度。当阿迪瑜吉谈到进化时,他提出的进化远远不止物理进化。他谈到了神圣的九个显现。第一个显现是鱼的形式——Matsya avatara(摩蹉),水生生物;第二个显现是 Koorma Avatara(俱利摩)——一只乌龟,两栖动物;第三个显现是Varaha Avatara(筏罗诃),神显现为野猪的形式——哺乳动物;下一个是Narasimha Avatara(那罗希摩) ,半人半动物的形式;第五个神圣的显现是Vamana Avatara(筏摩那),一个侏儒人;然后是Parasurama Avatara(持斧罗摩),一个成熟但情绪不稳的男人;在他之后是Rama Avatara(罗摩),一个平和的人;下一个是克里希纳的化身,一个充满爱的人;第九应该是佛陀,一个冥想的人;再下一个则是一个神秘的存在。

 

这不是关于单个人。这是关于以某种方式进行的人类文明的进化、生命的进化。

 

只有当个体自然转变为平和、愉悦和冥想的状态,我们才可以希冀几千年前文明中那种稳定的社会能够再现。在这样的社会中,艺术、音乐和文学蓬勃发展。对超越物理层面的更高维度的追寻,使每个个体能够温柔绽放。纷争、冲突和暴力就不能当道。

 

和平的伙伴

 

如果我们不致力于个人的转化,驻留在个体内的愤怒只能被压抑和遏制,它最终会以各种形式爆发。所以,当联合国要求我们成为“和平的伙伴”时,让我们首先承诺把我们自己变成平和与快乐的人类。我们有促进内在进化的工具,需要的就是去学习和应用它的意愿。

 

如果在这个国际和平日(译者注:9月21日)印度人民决意要发挥些作用,那就是为世人照亮内在转化的道路。如此,孩子们才有可能在仁慈的目光下茁壮成长,边界就只存在于地图上而非人们的心中。

 

爱与恩典

萨古鲁

 

文章来源:https://isha.sadhguru.org/in/en/wisdom/article/build-a-culture-of-peace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