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如何表达对古鲁的感激?
发布日期:2019-01-07 19:14
sadhguru-isha-wisdom-article-how-do-you-show-your-gratitude-for-your-guru-20150731_SLH_1203-e

2018年7月在Isha瑜伽中心举办的“上师的怀抱”活动中,一位参与者向萨古鲁问道应如何表达自己对他的感激之情。萨古鲁说我们正处在一个全球性爆发来临之际,如果“心”充满着感恩,现在是时候运用它了。

 

Sadhguru(萨古鲁):感恩不是一种你得表现出来的东西。只有对那些期待你的感恩的人,你才需要有所表达。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不知道自己的价值,他们的生命得通过其他人说的好话来提升。我可以向你保证——无论任何人说任何关于我的好话,都不会提升我的生命。同样的,任何人说任何关于我的坏话也根本不会削弱我的生命。

 

因此,你表达感恩只会是对“感恩”这个稀缺之物的浪费。你不必要把它表达出来。如果你把它放在心里,它会融化掉“你所是”的根本存在。它会融化你内在的一切。

 

如果你融化,你会自然地扩散。这是你所能做的最好的事。但因为你总需要做点什么才行。那我为什么要浪费这个机会呢。

不期而遇 
Good-Guru-Hunting-Featured-866x487

有一次我在德里,给印度空军做讲话,那儿有空军培训专家。他们在全国各地经营着三千多所学校。在我离开会场即将上车的时候,我看到几个十四五岁的大女孩儿,蹦蹦跳跳地大喊:“萨古鲁,萨古鲁,萨古鲁!”我看着他们,问道:“嘿,你们为什么喊‘萨古鲁’?你们怎么知道我的?”“萨古鲁,我们一直关注你,我们听你的演讲。”“你们肯定觉得很没劲吧。”“不,萨古鲁,我们很喜欢你的那些讲话。你太赞了,萨古鲁!”

 

“我们班里,每个人都知道你。我们都看你的视频。你很酷,萨古鲁。”

 

然后,我去到班加罗尔。在那儿我们召开一个“河流运动”的董事见面会。在这之后,我和人约了在一个花园谈话。然后三个男孩——十岁、十一岁的样子——过来跟我说:“萨古鲁,我们可以跟你合影吗?”我说:“你们怎么知道我是谁的?”他们说:“我们看你的视频。”我说:“什么?肯定是妈妈强迫的吧。”他们说:“不,我们学校的每一个人、我们所有的朋友,都在看你的视频。”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们说:“我们班里,每个人都知道你。我们都看你的视频。你很酷,萨古鲁。”我觉得这真是了不起的事。十岁的男孩们在看灵性讲话,还都是自发的!

 

从临终之人的救命稻草变成活生生的体验

 

一直以来这都是我们的目标:让灵性变得有吸引力,而不是临终之人的专利——出于对死亡的恐惧他们才叫:“Ram,Ram”(罗摩,印度的一位神)。不是那种灵性。(我们希望的是),那些渴望活得好的人,去探寻灵性。灵性应当变成日常,变成一种生活方式,人们生活的方式应当变得灵性。

 

(我们希望的是),那些渴望活得好的人,去探寻灵性。

 

意识不应该是被保存在某个地方的东西。意识应该被传播,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十岁的孩子开始看灵性演讲,这是件好事。在我十岁、十一岁的时候,我可真不是这样的。好吧,我也算,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因为我遇到那个人,他的身体能力堪比超人——他像蜘蛛侠一样爬上了一口井。我对他产生了兴趣,不是出于任何灵性目的,而是因为我想他会把我变成某种超级英雄。我很开心,我的这些瞎倒腾也对孩子们管用。

 

我们已蓄势待发,准备好迎接全球性的爆发。你不应该将其视为Isha或萨古鲁的大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年轻的孩子们开始对灵性感兴趣。这棒极了。过去,灵性一直被当作临死之时抓住的最后一个东西,就像一个溺水之人抓住一根稻草。

 

他们无意识地度过了一生,只是做着各种傻事。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囤积、囤积、囤积——无论是钱、财富或是知识。他们甚至囤积爱和欢笑,从不舍得给出一点。他们什么都囤起来,很是壮观。而在他们意识到自己要死的时候,他们看到其他死去的人都是两手空空地走了,然后就突然开始念:“Ram, Ram, Ram.”

 

在班加罗尔见了这几个男孩之后我突然信心满满。十岁、十一岁的男孩,他们居然对一个古鲁感兴趣,这是件非凡之事。

 

不幸的是,在过去几个世纪,灵性变成了这样,甚至在这个国家也是如此。所以,在班加罗尔见了这几个男孩之后我突然信心满满。十岁、十一岁的男孩,他们居然对一个古鲁感兴趣,这是件非凡之事。

 

充满感恩的心

 

所以,我们正处于全球爆发的边缘。我们需要做出正确的举动。它发生的时候,我们需要很多只“手”。并且,如果有充满感恩的“心”,我们也希望能运用它。如果你曾想过——哪怕只是在一个飞逝的瞬间,你想你必须做点什么——现在就是时候了。再创造这样一个大势并不容易。这不是在吹嘘我自己,这件事不是关于我,它关乎的是灵性。这种纯粹的灵性从未像现在这样被广泛地接受,这是前所未有的。

 

不要在我死后给我建造一个黄金纪念碑。或许,我会做一些事,让你无法建造纪念碑,因为你不知道我去哪儿了——这一点我现在还没下定主意。但是,我们不想成为纪念碑。你希望我成为你的纪念碑吗?不。这必须成为这个星球上活着的能量。它需要活在每个人的心里。

 

如果感恩在你心中满溢着爆发着,让它留在那儿。让它融化你愚蠢的大脑,是它挡住道了。任何你想过的你应该做的事,请在接下来的六个月到一年的时间里去做,因为现在正是需要它们的时候。

 

爱与恩典

萨古鲁

 

文章来源:https://isha.sadhguru.org/us/en/wisdom/article/gratitude-for-guru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