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dhguru(萨古鲁):青年与上瘾
发布日期:2018-09-12 20:35
 

 

这个问题是在2017年“青年与真理”运动中,印度理工学院的学生向萨古鲁提问的。印度理工学院是印度最著名的大学,在学术界具有世界声誉,被称为印度“科学皇冠上的瑰宝”,是印度最顶尖的教育与研究机构。“如何应对各种各样的诱惑和上瘾?”对于这个问题,萨古鲁是如何回答的,请观看视频与阅读下面的文章。

 

学生:您说学生时期是人生中最轻松的阶段。但是,我们看到很多年轻人陷入压力、抑郁的沼泽。为了对付这些,他们开始对很多东西上瘾,像酒精、毒品、色情、网络等等,并且认为这些东西能带来缓解。

 

Sadhguru(萨古鲁)我不知道网络还跟毒品并列在一起。

 

学生:所以,怎么应对这些?

 

Sadhguru(萨古鲁) 看看我,我一直都是嗨着的,但从来不是依靠外在物质。但是你必须明白,无论是哪种刺激物,无论你从外界获得了哪种刺激,根本上人类的所有体验都只由内在创造。问题只在于你是依靠外物刺激还是自发的。从技术上而言,哪种更好?自发的。

 

那么如果我教你,假设我教你,让你只是坐在这里就进入完全极乐的状态,比学校的任何人都嗨,但同时又是完全觉知的。你会去试试吗?你会争取吗?完全醉,但完全有意识的。你会为之努力吗?

 

看,你的酒精、毒品等所有这些不是道德问题。它是关乎生命的问题,因为它毁坏生命。它不是种道德问题:这是好的,那是坏的,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它让你在许多方面都变得失控无能。

 

曾经有个以色列科学家进行了关于大麻的研究,在十八年里,美国毒品管理局给了他大量大麻,然后他一直做实验。十八年的时间,他没研究出什么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在八十年代中期,美国一些机构开始走到街上去抵制毒品,他们改变了自己的政策,不再在墨西哥和南美打击毒贩,他们决定在街上抵抗那些吸毒者。人们说......有人说,给这个人这么大量的大麻是不对的,我们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因为经过了十八年的研究,他没研究出任何东西。

 

然后他搬去了以色列,以色列政府看了他的研究,决定给他大量的大麻。又过了三年半四年的时间,他提出了一项发现:在人类的大脑里有上百万的大麻接收器。然后他把这个问题丢给了各种专家。人类学家看后说,在历史上的某些时期,或许每个人都抽大麻,这就是为什么有接收器。然后其他人说这是胡扯,因为在世界上的很多地方根本没有大麻。像爱斯基摩人甚至根本没见过大麻这样的东西,但他们的大脑里也有大麻接收器。

 

然后发生了很多事情,神经学家又提出:人类的大脑一直在等待着能带来迷醉的自发性大麻,而不是在等待着外界刺激来获取它。它可以从内在创造,这就是为什么有大麻受体的原因。我们一直以来都知道这一点。

 

我可以展示给你,我一直在这里,但是......你看我的眼睛,我总是嗨着,但是比任何人都清醒。如果你在生命里没体验过迷醉,你永远都不会有无拘无束的感觉。如果你没有尽情洒脱之感,你永远都不会在生命里阔步前行,你会一直只是半步半步地走着。只有当你摆脱了对痛苦的恐惧,因为你全然沉醉而又完全觉知,而不是因为你摄入了某种会带走你意识的外界刺激物。仅仅因为你保持这个系统,保持人类机体在它最高的运作水平上。现在它是完全自给自足的,一直处于极乐狂喜之中。这时,你就不会再考虑那些东西了。

 

爱与恩典

萨古鲁

文章来源:
分享到:

登录后即可发表评论,立即登录.